阅读:6678回复:5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成员资历介绍


领队   张新     爱心传递基金会 董事  
 

督导       培训教师

訾非,男,副教授。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教师。

2003年4月-2005年6月:北京大学心理系博士后(研究方向:资质优异个体的心理健康及心理咨询,集中于完美主义心理的研究)

1999年7月-2003年5月:美国佐治亚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心理学博士(Ph.D.),研究方向:资质优异个体的心理健康及心理咨询)

1996年8月-1999年5月: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

1988年9月-1992年5月: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学士

 

咨询师     方案策划

王世强,男。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在读研究生。

2006年8月至今:北京林业大学心理学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心理咨询与治疗)

2002年9月-20066年7月:北京林业大学心理学系学士

 

咨询师     医疗保障

赵欢,女,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研究生。

2007年9月至今,就读于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研究方向:环境与生态心理学)

2005年2月―2005年10月,印度可人瑜伽中心接受培训与实践,获瑜伽教练证书

2002年9月―2007年7月,河南科技大学医学院医学学士

 

咨询师     后勤支援

杨阳,男,预备党员。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08级硕士研究生。

2003年9月-2007年7月: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学士

 

咨询师     外联协调  音乐治疗策划

张雯,女,公司职员。九天音乐业务拓展部总监。

2007年6月至今:九天音乐业务拓展部总监;

2006年8月~2007年5月:掌上灵通业务拓展部专员;

2004年6月~2006年7月:北京大学-香港青年协会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秘书;

2000年9月~2004年6月:北京大学心理系本科学士(本科毕业论文:青少年自传体记忆与思维方式)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1楼#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PLP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活动总结  

领队:张新                    

四川地震发生后,人们心理受到了非常巨大的冲击。对于青少年来说,更是如此,他们的心理状况更需要关注。在灾害刚刚发生的时候,他们情绪变化巨大,这种情况下,人都是通过人类本能的心理防御机制来保护自己。这种防御如果适当,是一种对自我的有效保护,尤其是灾害刚刚发生的时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藏在心底里面巨大的消极情绪得不到处理的话,将会对自己的心理健康产生非常大的威胁。有些孩子也许就会出现创伤后心理障碍等心理问题,他们需要专业的心理帮助。

为了应对灾后心里问题,帮助孩子们早日走出阴影,在两次捐助物资后,爱心传递基金会董事会决定:组建一支心理救援队伍,赶赴灾区进行实地志愿行动。

消息发布后,得到了广大志愿者的热烈响应,网上报名的心理相关志愿者就达上百人之多。我们挑选了一些在京的符合条件的加入此次计划,其他报名者的信息均已登记到PLP志愿者信息库。作为此次行动的主要执行人员,我联系了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作为心理救援行动的技术支持,心理系的雷秀雅老师,丁新华老师,訾非老师给予了特别的支持,除了对志愿者进行培训以外,还推荐心理系的硕士研究生参加志愿者队伍,訾非老师也志愿地加入了实地考察队伍,担任督导。

从五月底PLP抗震救灾心理救助团队成立之初,我们就多次对灾区反馈的信息进行筛选、排查、分析,制定相应救助方案,除了第一次实地救助的6人以外,参与方案制定的后方人员和心理相关人士达20余人,他们都为这次行动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必要的后勤保证。

北京林业大学的学生社团――百坛心理协会得知消息后,也积极参与,承诺后续合作事宜,并帮助我们分发收集爱心祝福卡片等。

在各方人员不懈的努力下,PLP于6月底,终于派出一支由6名志愿者紧急组建的心理援助小分队,赶赴灾区。

小分队在6月20日出发,30日返回,历时近10天,在四川省彭州市丽春镇中心小学,丽春镇黄鹤小学,磁峰镇庙坪小学,都江堰市向娥中学等学校开展了救助、培训和考察。

对于心理援助来说,最好的就是面对面的心理帮助,所以小分队采用了现场辅导的方式。我们发现:由于目前孩子们的心理状态很不稳定,并且出于高度警觉地自我保护期,任何非常微小的刺激都可能对他们的心理产生冲击和影响。过度的心理干预会伤害到他们,并且对他们的心理恢复会产生消极的影响。这个时候,他们最缺乏的是陪伴和关心。所以,采用主动的心理干预是不合适的。我们采用了团体心理游戏等活动,特点就是不会干预孩子心理的比较敏感脆弱地方,但可以和孩子拉近距离,使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关心和爱护,并且可以得到情绪上的宣泄,长远来看有助于他们的心理恢复和发展。

另外,对于与孩子直接相关的教师这个特殊的群体,我们也进行了关注。他们直接与孩子接触,长期来看与孩子的心理成长有密切的关系。但是他们本身也是灾害的受害者,他们自身的心理问题应该首先得到处理和解决。然后,我们才开始对他们进行心理学上的训练和辅导,让他们做学生心理健康发展的长期工作。

我们在受灾比较严重的磁峰镇庙坪小学,建立了第一座蒲公英灾区图书室,并计划由此为基础,开展长期的心理救助和其他扶助活动。

在这次不足十天的实地活动中间,我们受到了江西省红十字会,彭州市教委,各学校领导和老师,各地的老乡的鼎力支持和协助,他们的帮助也是我们在艰苦条件下能够坚持住并顺利完成任务的主要动力!

我们知道,一次心理援助辅导是远远不够的,当务之急,也是我们本次实地工作的重点就是要让孩子们在灾害发生后,学会如何关注自己的心理,学会如何如人沟通。让老师们学会如何关注同学的心理,使孩子们心理健康地发展。最终目的就是,灾区的学生和教师可以自己学会面对和处理灾后的心理问题,心理上有所成长,并且能够从这种心理上的成长中获益,从而真正走出地震带来的心理阴影。

在此,感谢所有支持此次活动的老师、同学和志愿者们,感谢一直关注和帮助PLP的热心人士们,行动期间的日志,以及向后的信息发布请关注PLP的官方网站和博客。

官网:   <!-- m --><a class="postlink" href="http://www.passlove.org">http://www.passlove.org</a><!-- m -->

博客:   <!-- m --><a class="postlink" href="http://passloveproject.blog.sohu.com">http://passloveproject.blog.sohu.com</a><!-- m -->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2楼#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PLP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心理分析及援助报告
 

 一、前期准备:

在前期准备工作中,我们通过了两次讨论,系统地就去四川要做的心理方面的工作做出了规划。其中目标人群主要是受灾较重地区的小学生,形式是以团体活动为主的心理辅导课程。这套辅导课程为期五天,是由相识到做情绪体验,是一套循序渐渐的一套方案,目的是可以对灾区受地震影响较大的同学们,通过团体活动方式进行放松,对学生的情绪进行适当的处理。另外,希望对在活动中发现有比较严重和明显心理问题的同学进行筛查,必要的需要进行面谈和咨询。另外一方面,对当地的教师做有关心理健康知识、灾后心理康复的心理学培训。

二、灾区心理援助工作:

1、黄鹤小学:来到灾区后,我们开始的时候来到了受灾相对较轻的丽春镇黄鹤小学。在这里,我们现有的方案并不是很适用,这里的孩子们受地震心理影响不是很明显,有许多孩子因为地震放假,心还没有收回来,所以我们以放松为主的方案并不适用。我们给孩子们播放了电影,并且课下和他们一起玩。并且我们向教师公布我们的咨询方式,我们开放咨询,有需要的教师和同学可以找我们聊天。有个别教师来和我们聊天,谈到自己由于地震引发的情绪问题和其他方面一系列的问题。总体感觉,这里的孩子情绪比较稳定。个别教师他们的家里受地震灾害影响较大,房屋倒塌,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情绪和其他方面受冲击较大。这些需要进一步的关注和处理,我们也留下了联系方式,随时准备帮助她。

2、丽春镇中心小学:我们到丽春镇中心小学做了心理健康方面的讲座,包括给孩子们和教师们进行的讲座。在接触孩子们的过程中,发现孩子们普遍对地震有比较清晰地认识,受地震影响不是很大,而且地震的影响逐渐在减轻。

3、庙坪小学:磁峰镇的庙坪小学,我们选择在这里做一些工作。除了建立图书馆外,我们还作了一些心理方面的工作。首先,我们和小学的教师进行了座谈,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刘老师和彭老师都谈了很多地震时候,孩子们和教师们的情绪反应,和之后情绪的变化。我们对地震发生时候的情况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由于,小学正在补课,没有足够的时间给我们作系统的活动。我们只能利用课下的一些时间,和同学们一起玩,并且播放电影,给他们发放一些图书来看,了解他们的情绪情况。感觉,虽然同学们家里的房子基本都已经倒了,但是情绪总体上比较稳定,但是感觉到他们还是没有比较系统心理方面的支持。我们也对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同学做了一系列的课程讲授,主要是关于如何应用心理学,启发式学习等方面的内容。

我们了解到,学校的两名老师受地震影响较大。一名男教师,地震时由于焦急避难,把自己的肩膀摔伤了,现在不敢上楼讲课,许多的课程需要别的老师代课。另外,他十分怕余震,每天处于焦虑的状态,这种情况从地震发生后一直持续到现在。有明显的焦虑情绪,并且有一些与焦虑有关的症状。我们选择恰当的方式,引导他谈一些自己内心的想法,希望借此了解他的情况,进而了解情况,但感觉他还是有明显的回避倾向。

另外一名教师,她的丈夫在地震中去世了,这对她的打击很大。目前,她失去亲人的悲痛情绪比较强烈,但是由于得不到有效的社会支持,她几乎是没有机会倾诉自己积压的情绪。另外,丈夫去世后许多保险金赔付等问题遇到了很多困难,还有她要承担整个家庭的压力,所有这些压力让她感到难以应付,她的精神压力很大。现在感觉她的情绪比较低,需要情感、现实等层面的支持。我们在心理聊天室等着她和我们聊天,她聊了很久,一定程度上释放了压抑的情绪,并且和我们聊的过程让她感觉到自己有人支持。但是总体上,她的心理状况还是比较堪忧。以上两位教师我们会长期关注,适当时候如果她本人愿意可以做心理咨询。

三、心理援助的意义效果:

总体来讲,对彭州市平原地区和山区小学生的状况有了初步的了解,尤其是对黄鹤小学、庙坪小学的学生、教师的情况有了比较清楚地了解。对于个别有心理方面困难的教师和同学有了初步的了解,并做了恰当的工作,比如对几位老师的讲述做了倾听,并做出了适当的反馈。同时,我们也在摸索如何在灾区小学里做心理方面的工作,比如:以图书室为载体,可以做心理方面知识的讲授,和做心理咨询聊天室等。

效果方面,对于整体的学校来讲,主要是建立了一个比较系统的结构,比如建立了图书室和心理聊天室。对于有需要的同学和教师,我们只是初步了解,对于近期的心理进行了关注和适当处理。如果说要进行比较深入的心理工作,那需要系统的咨询和治疗,而且也需要来访者本人的个人求助意愿。

四、总结:

短短的几天时间,只能说是打了个前站,对于灾区人们的心理我们只能说是刚刚摸了个底。综合来说,灾区人们其实心理上都有比较大的影响,但由于人本能的防御反应,人普遍感觉比较正常乐观,但这种乐观的背后其实包含有内心的痛苦和一些比较激烈的情感反应,尤其是对于那些家人有受伤和去世的人来说。另外,感觉当地的社会支持系统不是很完善,许多其他方面的问题没有得到切实解决,这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心理。

对于我们关注的重点――小学生群体来说,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细致的了解,而并不是简单通过做问卷方式来了解。他们最主要还是受家里影响较大,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

另外,我们的工作方式是,在庙坪小学建立常设的点。以这个点为核心,向外辐射,也就是说,我们总部设在庙坪小学,附近的或者周边地区有需要,我们也可以过去进行援助。但这种援助一定要建立在对方又需要的基础之上,否则将没有意义。

五、远期安排建议:

1、             以庙坪小学为中心,在这里设立常设的心理聊天室,对当地教师同学和老乡开放,对震后心理援助和其他方面心理都做工作。

2、             以后,如果学生的课程没有这么紧张,我们可以做系统的心理辅导方面的课程。

3、             对于有需要长期做心理咨询的教师和同学,有必要给与持续的支持。

4、             发挥后方的优势,将来讨论看以何种方式对前方进行支持。

5、             对于周边的学校进行心理相关的支持等工作。前期主要是先联系,等待对方有相关的需要。尤其是重灾区的学生的心理健康亟需有系统的关注和支持。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3楼#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PLP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我的志愿者感想

志愿者  王世强
 

这不是我第一次做志愿者,但却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志愿者经历。地震发生那天,我正在复习咨询师二级考试,当我看到手机报上说七点八级地震的时候,我意识到,出大事了。之后的十多二十多天里,我和全中国所有的人一样,关注着灾区,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因为我是学心理学的,尤其我还是学心理咨询的,所以我打一开始就想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这种想法持续了一段,但是自己是学生没有钱,而且没有合适的机会去。所以,我只能默默地祈祷,也捐了一点点钱,表达我对灾区人们的支持和关心。

PLP基金会联合林业大学希望去灾区做心理方面的援助。当时,我很快做出了决定,报名参加,林大老师还是很希望我这样踏实一点的男同学去,方便各方面有个照应。我很顺利地通过了筛选,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很快,我们踏上了征程。

一行的有我们林业大学的訾老师,有领队张新,有北大毕业的张雯,有心理系的赵欢、杨阳。我们在车上就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大家畅所欲言,表达对灾区心理辅导的想法,表达自己的人生观。车上还有抗震救灾小英雄梁强和我们一起,和他一起感觉到的不是悲观失望,而是一种力量感,感觉到他除了接受太多采访很疲惫外,别的都是我们学习的对象。一路上,我们很开心,也很高效,课程讨论也很见成效。

到了彭州,许多情况使我们预料不到的,我们到了一个不是很需要我们的地方,这个时候,大家还是有一点失望。但很快,我们还是经过努力,争取到了到重灾区去的机会。当然,我们在黄鹤小学基本上还是做了一点点事情,放放电影做做游戏,同学们看到了一堆外面来的人,很兴奋,玩得很开心。

接下来,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庙坪村的地方,到了这个小学里。这里受灾比较严重,学校周围的房子基本都倒了,让人看上去有些怆然。学校的老师和周围的老乡很热情,知道我们是志愿者,积极主动帮我们解决吃住的问题,感觉我们倒像是被帮助的人。每天吃的东西也是老乡做的非常香的菜,说实话,我们受到了优待,让我们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

学校刚开学,正在补课,给我们活动的时间不多,我们只能见缝插针得做一些我们可以做的事情。给老乡们放电影、和小朋友做游戏,尽量用我们的力量使他们获得一点快乐。但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比如放电影之类的活动,由于结束时间比较晚,会对一些老乡休息造成影响。所以,有些活动选择上一定要慎重。

其实,这次对我最大触动的就是和几位老师聊天。一位老师的丈夫在地震中去世了,她很相信我们,和我们聊了地震中她的感受,聊了现在她的困难。在她讲的时候,我能体会到她的无力,她的失去亲人的悲痛。感觉到自己很难帮助到她,她的那些苦难,放到任何人身上,都是很难解决的。衷心希望她能够从苦难中解脱出来。

短短的几天时间结束了,我又回到了我平常的生活当中。回想起这几天,感觉到很充实,我们是自己一步一步努力,做了一些事情,尽量做到对他们负责,对自己负责。但我想起了,现在许多心理工作者都到了四川,有一些工作开展的是很不恰当的,对当地的老乡造成了伤害,有的也是对物资造成浪费。我们也要反思,我们的活动到底有多大程度上是帮助到他们,我们要怎样改进我们的活动,使我们的活动真正帮助到他们。

愿所有灾区的人们能够重新获得安稳快乐的生活!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4楼#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PLP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我的志愿者感想

志愿者  张雯

本人本科于北大心理学毕业,之后工作已经离开心理学领域。但这次四川地震发生后,除去捐款,很希望能够为灾区做一些更具体的工作。这时媒体纷纷发出灾区急缺心理救援者的呼吁,想到自己的心理学背景,希望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在网络上发现PLP组织招募赴川心理救援工作者通知后发出了申请邮件,之后队长张新很快就给了我回复,并让我参加北大灾后心理救助培训和由林大心理系的培训。

利用平时的时间,我们制定了赴川后的具体执行方案,非常荣幸的我能成为首批赴川志愿者之一。此行之前,我们准备了帐篷、睡袋、药品等大量的物资,保证我们在灾区能够自给自足,不给灾区人民添麻烦。

在川的这段日子里,我们小组一起共完成了一下任务:

1          完成彭州市丽春镇黄鹤村小学一百多名师生和彭州市磁峰镇庙坪乡村小一百多名师生心理状况调查和记录;

2          为彭州市磁峰镇庙坪乡村小建立乡村图书馆;

3          其他

3.1    在彭州市丽春镇中心小学为彭州市师生展开心理健康知识培训;

3.2    和黄鹤村小学和庙坪乡村学学生展开活动,包括游戏、电影、讲座等;

3.3    为庙坪乡老乡们放电影,看病送药;

 

本人具体做出的工作:

1          帮助一行人住宿、帐篷搭建、一些后勤事务;

2          完成黄鹤村小学学前班和庙坪乡村小二年级“房/树/人”心理健康状况调查,排查出黄鹤村小学学前班中一名孩子需要得到进一步关注和治疗;共同完成黄鹤村小学心理调查结果的记录;

3          协助和江西红十字会协调赴庙坪乡工作计划的制定和展开;

4          和黄鹤村小学和庙坪乡村小学生展开活动,包括游戏、讲座等;

5          和庙坪乡村小受灾老师谈话、记录谈话内容;

6          协助在彭州市磁峰镇庙坪乡村小建立乡村图书馆。

 

这次我们小组成功的完成的先头部队的任务,选好了一个长期可以进驻开展心理及其他援助的地点――四川省彭州市磁峰镇庙坪乡村小,一路上了解了受灾小学的师生心理状况,为今后的工作做了重要的铺垫。

 

今后赴川团队我个人的一点经验建议:

1          今后可以吸收有车有驾驶经验的志愿者加入进来,路程上会便捷许多,整体路程费用或许也能得到降低;

2          吸收有音乐或体育才能的志愿者加入进来,制定活动方案时尽量吸收一些规则简单、容易操作的活动,唱歌、游戏、体育等普通的活动在灾区比较适宜;

3          灾区人民多常见呼吸道及皮肤病,有全科医学背景的志愿者也十分必要;

4          给庙坪乡村小带两个组装书架。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5楼#
发布于:2008-08-06 07:06
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实地工作报告
PLP震区儿童心理救助团队・我的志愿者感想

志愿者   赵欢

6.20-6.21

背上沉甸甸的行李,启程。一行六人,很快结成了亲密的小组。

火车上,我们一路都在开会、作计划,同行的抗震救灾英雄少年――梁强也加入其中,以超乎其年龄的成熟不断为我们提建议,周围的四川旅客也为我们几个年轻的志愿者提供了不少当地的信息,给我们打预防针。訾老师却经常独自陷入沉思中。当我们在为方案的细节展开无限想象时,发觉我们想得太多,做得太少了。慌张不安的是我们自己。通过对梦中一、两个细节的讨论,我们想到了很多。此行的动机是怎样的?我们如何看待目前的局面?我们的期待是什么样子?

旅程中,突然听到广播中寻找医生,有病人急需处理。虽然已经从临床医学转换了心理专业,但心里还是顿时冒出了救死扶伤的“医学生誓词”。急忙赶到现场,看到一名青年男子躺倒在地,刚刚恢复意识。了解后得知他有癫痫病史,刚才发作时,从铺位上抽搐、跌倒下来。简单处理后扶他躺好休息,发现他有短暂的失忆,很不安,不断询问火车几点到站、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给他做了简单的放松,状态平稳后回归队伍。突然意识到,旅程中的队医相当重要啊!让大家有安全感。尽力,好好干!

6.22

上午在成都火车站旁为灾区的小学采购文体用品之类的礼物。临近中午才找到车把我们拉进彭州。

先到达丽春镇,与江西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们碰头,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他们受彭州市教育局的委托,以立春中心小学为试点,已经着手为所有的老师、学生建立心理档案,并希望我们团队可以为老师和筛选出的班级做心理培训。他们建档的材料有些单薄:低年级学生做“房、树、人”绘画测试、高年级学生填写他们自己找的量表,老师则填写经过他们修改的Scl-90量表。我们表达了希望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艰苦不是问题的态度。不敢耽搁,随即驱车前往黄鹤村小学。

学校的王老师向我们介绍:学校都是平房,学生有200名左右,老师10名,大地震时学生很快就被疏散出教室,没有伤亡,房屋也没有倒塌,只有学校的两堵老围墙没有坚持住。由于震感非常强烈,地面晃动得厉害,有些孩子受了惊吓,坐在操场上大哭。所幸,这里处于平原地带,受灾情况不算严重,村子的民居受影响的也较少,目前绝大多数村民生活都恢复了正常,晚上也都不再睡帐篷了。学生们的状态都不错,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地震后放假近一个月,孩子们的心都玩散了、玩野了。

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希望的。没有伤痛,没有悲哀,一切稳定,逐渐步入正轨。

但这里是不需要我们的。我们的方案是针对更靠近重灾区的学校而定,我们希望可以接触到山区的村小。将目标锁定在磁峰镇庙坪小学后,訾老师带队去找江西红会的志愿者调整计划,杨阳和我留下安营扎寨,料理后勤。

打扫过后,搭上帐篷,听到安静的学校突然热闹了些。有村民听说了我们便赶来咨询。訾老师不在,我们小心翼翼。她和丈夫、两个儿子一起来的。她眉头紧锁,很着急的样子。坐下后,她说怀疑自己脑子有病,是不是需要吃药?地震过了那么长时间,还是经常走在路上还是觉得地在晃,头也会很晕,晚上睡不踏实,在家里做饭时看着锅里沸腾的水便感到害怕,担心又要地震了。她的丈夫只是静静的听着,带着笑容,似乎并不紧张。

经过仔细的询问,我们得知,她家里的受灾情况并不严重,没有很大的损失,孩子们也都很乐观。周围的邻居生活已经正常,对于余震也都不在担心、害怕了。而她觉得地晃、头晕这些反应一般都是出现在有余震出现之后的,或是特别的疲劳的情况下,并不是持续的感受。她的担心更多的是由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在地震之前,就经常失眠,平时较为内向,常呆在家里,但脾气有时突然变得暴躁。以前听说过心理咨询,曾想去看看,又觉得不好意思。

我和杨阳向她解释,现在的这些是地震后出现的正常反应,不用过多的担心和关注,否则陷入恶性循环。放松是她目前最需要的,多与大家聊聊,听听别人的感受,也非常有好处。至于较为深入的调整,如果有需要,可以明天过来找訾老师。天也晚了,他们一家离去。

晚上向訾老师报告后,老师认为她可能是有焦虑症或是抑郁症的倾向,如果是焦虑做放松训练是有一定帮助的,但效果有限;如果是抑郁,是可以考虑服药的。

这里的星空很灿烂,但星星们离我们依旧很遥远。

又湿又冷的睡了几个小时。
 

6.23

一大早,我们就被好奇、活泼的孩子们闹醒。我们住在没有窗帘的教室里,变成动物园里新进的客人,被死死围住,观看。

计划之外。

九点上课,学生七点左右就陆续来校。我们带着孩子们站在操场上,和他们做“手指操”、“哈气功”。他们的兴趣很快转移,觉得不好玩!一直都那样的闹哄哄,又尖又大的童声完全剥夺了我的话语权哈。本想带着他们做做简单的瑜伽练习,但实在吃力,连开始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们对放电影有着极大的兴趣。早上他们的手里都捏着一包包小零食,当做早餐。老师们来了,他们“唰”的从窗口消失,教室里传出响亮地读书声。几何定理、拼音、课文,孩子们的声音像小火车一般越念越快,越念越急,我们几乎听不出是些什么内容。老师的声音、语调都充满了权威与压迫,一部分原因要归于将亲切的四川话转换成生硬的普通话吧。

我给一、二年级的孩子们上美术课。先画“房、树、人”。老师一片好心,把一个个闹哄哄的孩子标准化了一般,连画纸背后的署名都给定了格式,并且让他们好好的画在正中间。我想打破这些僵硬的框架。我告诉学生这幅画不会被打分,并让大家闭上眼睛,充分的发挥想象,让眼前慢慢出现树的样子、房子的样子、人的样子,仔细看看这构成了怎样的一幅画面?仔细的看着想象中的画面,并把它记下来。

“有谁看到这幅画了吗?”

“我看到了!”有人用力的点头;有人沉默,用力的想着。

开始作画。大家都画得很是认真,不少人画了擦、擦了画,东张西望,大家画出的东西都很是相似,个性化的创作很少,整体死板,笔触生硬。但基调都还是很快乐的,不错。先画完的学生很不安静。我把黑板划分为四块,随意画出四个简单的图形,然后让完成的学生排队上来接龙绘画。这个效果不大理想,上来的学生往往不管之前的图形,各自继续画着差不多一样的小花。气氛倒很是活跃。

学前班有一个小女孩很特别,“人”被紧紧的罩在“房子”里,被叫到我们的屋里后,一直安静的画着没有感情的动物、水果、人,全部红色的笔划。她的头埋得低低的,说话的声音很小,张雯注意到她手臂上似乎还有不少伤疤。訾老师怀疑她是否受过较为严重的创伤,但老师也不清楚她的家庭情况。

我们分工合作,这一天内,便把当地教委给我们的建档任务完成了。所用的量表、问卷,以及他们所需的统计结果,都不专业。我们对这样的心理档案所起到的作用深表怀疑。还是赶快去庙坪看看吧!
 

6.24

上午,訾老师、世强师兄去中心小学讲课,我们给学生又放了一次电影,匆匆收拾行装。中午,与黄鹤小学的老师告别,多少有些尴尬。兴师动众地住了两天,这就要走了。老师们有些莫名其妙,这一队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再打扰。关于学前班的女孩、和向訾老师咨询过的老师,我们还会继续关注的。

下午一路颠簸,深入这片大山。绿色的山峰上大片的山体滑坡,露出巨大的伤口。道路两旁的房屋重则只剩下一堆砖头、木板,轻则裂开几条长长的口子、已经东倒西歪。废墟旁已经搭好了简易的帐篷,乡亲们的生活在继续。很窄的土路,不断地出现庞大的工程车、物资运输车、军车和医疗车,一排排简易的蓝白板房已形成规模,一派繁荣景象!

庙坪村小学安然站立在一片断壁残垣和简易帐篷旁。幸亏是新盖的校舍,以前的危房已经淘汰,否则将又是一场灾难!下午,刘老师热情的向我们介绍了学校的情况。

学校只有二到五年级四个班,学生100人左右,老师7名。地震中只有学校的一名老师跑下楼时摔倒受伤了,学生很快被疏散,都很安全。但是这一片的房屋几乎全部受损倒塌,经济损失严重。学校的彭老师在地震中丈夫遇难,情绪表面还算平稳,但杂事很多压力特别大;受伤的黄老师,肩关节脱臼伴轻微骨裂,至今仍然害怕上楼开会或上课,平时都在楼下办公。由于学生的课程要赶进度,现在的教学压力很大,每天只有上午三节课的时间,下午统一放假离校,但附近有很多孩子在学校这里写作业或玩耍。

刘老师非常健谈,心态也调整得很不错。她经历过唐山大地震,在地震的第二天就给学生们作了心理辅导,并且一直陪伴在学生旁边。在她的感染下,她说他们班(五年级)学生们都不怕地震了,学习很努力,经常聚在学校一起补习。

晚上,在学校放电影《长江七号》,人不多,但很受欢迎。
 

6.25

上午九点,张新将我们这支团队介绍给学校的老师。我们没有局限于心理方向,尽量淡化目的性。我们把自己的专长讲出,学校有哪些需要,我们全力配合。我的学医经历发挥出点点作用,在楼下的闲谈中,作为赤脚医生,和黄老师讨论起肩部受伤的情况。

黄老师是个很谨慎的人。首先强调地震当时他没有在上课,所以一感觉到摇晃,便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由于怕得很,下楼梯时三步并作一步,却一脚没有踩稳,忽的摔了下来。当天没有去医院,晚上肩膀、胳膊疼得根本睡不着,第二天去检查时才知脱臼了。黄老师身材很壮,又耽搁了一天,想必这样的复位是相当痛苦、艰难的。黄老师回忆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不断地感叹。现在手臂不敢动弹,左肩缩得很紧张。我建议他把左肩放松下来,并且试着握紧左拳,以肘为支点活动前臂,锻炼手臂肌力。他答应得很好,但满是怀疑,犹豫不决。旁边有一个中医,帮他按了下穴位,他的反应挺夸张,似乎已经疼得人受不了了。感觉他对疼痛的阈值降低了,现在始终非常的敏感。或者说是疼怕了。

不断地有老乡来找我要药、看病,幸亏都是些感冒、腰痛、皮肤湿疹的小毛病。孩子们摔了跟头,便过来找我消毒、包扎,他们开心我也小有成就感。

临近中午,我带着三年级的学生们画“房、树、人”。比起带过的前两个班,这些画面的内容丰富些了,大家也比较独立,画得很是投入。我在他们旁边,看到有趣的东西便问一下,并且仔细观察每一个孩子的状态。有人画出地震后房子倒了,人躲在大树后面;有人画出了滑坡的大山;也有人画出一个有趣的故事。只要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就好!但有一个孩子右手指包着脏脏的布条,画得很慢。他说是割猪草时把手砍伤了。课后我把他叫过来重新消毒包扎,他的小脏手和深长的伤口让我心疼了好久。

这是彭老师的班级。彭老师对这些画似乎很感兴趣,仔细地看着,向我讲这些学生的特点。手受伤的这个小男孩叫尹帮洪,妈妈好像精神不大正常,他已经13岁了,才上三年级,学习也跟不上,智力发育有些问题。他的画,简单的线条,很是干瘪。

由于没有专门的课时给我们,只得在放学前向学生们发出邀请,下午可以过来找我们做活动,看书,晚上看电影。

下午小睡了一下,发现彭老师来了,正和张雯、世强师兄聊天呢。我也凑过去。彭老师正在艰难的索要赔偿和保险,煤矿的领导态度蛮横,克扣了工人两、三年的医疗保险,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不仅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还挑衅的说这是天灾,他们不管,有本事自己告去!彭老师讲到这里哭得心痛:天灾,我们没有办法;这黑暗的底层社会,无情的人际关系实在让人气愤、窝囊!所幸,还有很好的朋友在身边帮忙;还有懂事的女儿在一旁支持着她。爱人几年前的一笔伤残赔偿金,这两天刚刚争取到了。这算是为故去的爱人圆了一个小心愿。彭老师提到爱人,变得脆弱、悲伤。

“生活从天堂,变为地狱。”

“总觉得他没有走,女儿也这样说。”

“他就这样走了,我以后怎么办啊?不如把我也带走好了。”

“一个多月了,我一次都没有梦到他,其他人有梦到。他怎么就这样放心我,都不过来看看啊!”

…………

我们听得心痛。

看彭老师对心理学很感兴趣,尤其是绘画中所反映的内容,我便拿来纸张,让她试着画出自己的“生命线”,师兄提议我们每个人都画,一同分享。希望在这些我们亲身经历的起起伏伏中,彭老师能对眼前的一切有新的感悟。彭老师的线画到地震后便持续的下降,她现在身处谷底,看不到希望。我遮住她是几年前的一次谷底,当时同样是不断下滑、不知未来的线段。我们每个人在将自己的经历与波折时,她听得很投入,不断地鼓励、宽慰我们。我又让她画两个圆圈,一个代表她自己,一个代表她的丈夫。一个小圈套在大圈的中心,她完全的被包围在大圈之中。画完后,她说自己一直太依赖丈夫了,他正直、踏实、幽默,对自己又特别好,自己接受不了他走了,不可能忘记他,以后不可能再遇到这样的好人了。

二十几年的感情啊!两个人相互的改变了多少,融合了多少!他的特点已经深深烙印在你心里,变成了你的一部分。你的生活在继续,带着他的这些特点。他与你相融合的这一部分,不会消失、死去!

我在心里不断的感慨,师兄给我提示不要这样心急,还是等訾老师回来了再作处理,防止情绪爆发了我们处理不了。我的确是有些心急了。夕阳西下,彭老师的赶车回彭州,随便聊了些孩子的情况后告别。

小操场上的孩子们一下午自娱自乐。打乒乓球、看图画书、下棋,还有几个小女孩围着想学跳舞。为难。我只好选了几个挺有特色的瑜伽体式教她们简单舒展一下,平衡的体式让他们比赛,还小尝试了一下两人配合的体式。孩子们不比大人,做一会儿就得玩点其他活泼些的游戏,于是经典的“老鹰捉小鸡”把大家累得满头大汗。

晚上,电影《冰河世纪》,孩子们看完已经很晚了,訾老师和师兄带着路远的孩子,一直把他们送回家。感动!
 

6.26

一大早,三年级的尹帮洪便来找我。很听话的孩子。昨天看他的伤口挺严重,心里有些没底,于是交待他回去后剪指甲、洗手,早上再来消毒换药。打开纱布,我紧张了。伤口很宽,3cm长,并且有点出脓的感觉。我这里的消毒条件不行,而且缝针会好得快些!我简单处理后,和訾老师一起带着他坐车去卫生院缝针。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一个人站着、看着、也不喊疼。他的衣服、身上都很脏,耳朵里黑黑的,额头很扁,眼睛定定的,看个头,和8、9岁的孩子差不多。他家里还有个弟弟,三岁左右,问他喜不喜欢弟弟,他答“喜欢”。我凭感觉,他受到的照顾太少了。处理好伤口,拿到了消炎药,嘱咐他每天要记得吃,可是我自己都怀疑他能否坚持。

上午回到学校,投入紧张的图书整理工作。寄来的两百多本图书非常的精美、丰富,我们分类、登记、编号、贴标签,流水线一样。

中午,原计划和老师们一起简单吃点点心,然后好好聊一下。不想老师们准备了饭菜,还提来了自酿的酒水!轻易不上楼的黄老师在聚餐的诱惑下算是迈出了一小步,吃饭期间一直呆在楼上。彭老师坐在我旁边,她一直在观察着桌边的每一个人,很超脱于办公室内的吵闹。菜和酒分的不均了,照相遗漏了谁,这些事情她都一一提醒。只是照相时她努力的笑,但还是遮不住的悲伤。

下午我和张雯躲在图书室里整理,楼下的吵闹使我头痛。彭老师也坐了过来。她说自己很不喜欢这种场合,话说得太虚假,听着难受。我们很贴心的聊了一阵。彭老师是很善良、简单的性格,非常会体谅他人,对于“公平”很是看重。看我们整理图书,尽力的帮忙,并且感叹,要是没有地震,这些孩子哪有这么多人来关心!孩子们得感谢地震!我陪着、听着。

晚上,图书馆差不多了,我的腰很不舒服,就早早睡进帐篷。
 

6.27

今天就要离开了。上午校长希望我们可以和高年级的学生分享一下自己的学习经验或成长历程。也算是和孩子们的正式告别吧。我只简单鼓励孩子们好好利用图书馆,扩展眼界,带着他们愉快的童年,一步步走出山区,去了解更丰富多彩的世界,成为有用的人。这也是我自己的目标。

之后是我们的都江堰一行。很是颠簸,很是冷淡。蒲阳开发区的学校,是将附近的几所中小学都集中起来,已经一切都步入正轨。向峨中学的校长看到我们,极为谨慎。留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和简单介绍后,告辞。他不希望学生或老师被打扰,我们尊重。

下午返回庙坪小学,整理行装准备告辞。张新一直担心图书、文体用品的交接会耽误我们赶车,没想到彭老师、刘老师已经把所有的物品清单列好,东西也都整理出条理。一切都很顺利。彭老师一直把我们送到彭州市区,返回成都的车上。总觉得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就这样远离了。

从山村的满目断壁,回到高楼林立的成都,很不适应。这几天的时间短暂,回忆时觉得好长啊!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