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阅读:21152回复:10

赵庄图书馆首批志愿者工作日记(之一)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12-27 15:26
安徽省临泉县老集赵庄小学志愿者工作日记
第一天2009-8-15 xhuang
 

        2个月前计划的事,今天才成行。早晨,我们730分就来到火车站,可是本该818分开车的T180次列车一再晚点,845分才进站,真是好事多磨。901分列车缓缓驶出武昌站,我们的另类旅行开始了。

    正点到达阜阳的时间应该是1226,实际到达时间却是1320。阜阳火车站出乎我的想象,感觉站内很豪华,大理石的地面光可鉴人,一点不比武昌火车站差。

    邢军鹏很早就到车站来接我们,等了一个小时。(我很抱歉,给他发短信时,他已经前往车站)。虽然此前不相识,他还是很快找到了我们。我表示要尽快去赵庄小学,他一看时间,到临泉县的汽车就要开车了,他立刻和司机打个电话,要他等一会。我们马上打的去汽车南站。他送我们上车,告诉司机我们的目的地。而我们竟然没有问他具体地名。车上有老者看我们不是本地人,问我们到哪里去。我说赵庄,他说赵庄好几个,是那个乡的?我不知道。赶紧短信问军鹏,回信说桥头。快到了赵庄,司机问:东赵庄还是西赵庄?我说有赵庄小学的,司机和同车乘客说都有小学。我们傻了。突然想起军鹏给了我们赵庄小学贾校长电话,赶紧打。当地话不太懂,直接把电话给司机听。司机继续开车,几分钟后告诉我们到了。下车只见一孤零小店,看不见村庄。问小学在哪里,小店人也讲不明白。海平有些急了。我告诉她,出门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正是遇到问题,才能学到东西,积攒经验。再给校长打电话,说明所在位置,校长说要往回走两里,他叫我们别动,他来接。等了一会,两辆摩托车飞驰而来。我们终于感到有着落了。

        当我们看到路边小河中有几个赤裸的孩子时,校长告诉我小学快到了。过桥不远就是小学。路上沙堆挡道,摩托车从路边绕过。进了校门。
    尽管我们预想过乡村小学的穷匮,可是眼前的状况还是大大超乎我们的想象。长满杂草的院落,破旧的3排平房, 7间又破又脏的教室,高条凳当桌,矮条凳当椅,黑漆墙面就是黑板,只有56年级的2间教室算是有桌子板凳(还算称得上)。
   

图片:2赵庄小学校园.jpg


   

图片:这样的桌椅.jpg


    1PLP捐助的图书室是这校园里最好的地方了,看起来也是那么寒酸。室内十分闷热,唯一一台电风扇是坏的,电视和DVD机倒是立在角落,可是离电源线隔了两面墙,看来只是装饰。校长不好意思地说没用过。花花绿绿的童书是这里的亮点,可是很多书的玻璃纸套都没有拆开。没有雨,可是地上湿漉漉的。图书室里有大大小小八九个孩子,有5-6个大孩子在认真看书,几个男孩子在室内打打闹闹拍篮球。海平在图书室东看西看,很快就和当地孩子玩了起来。我则去和老师们聊天,了解当地情况。赵庄小学有300多学生,虽然条件很差,但在当地的学校里,情况还算好的。七间教室,一个年级一间,还有一间是学前班。老师的办公室是教室隔出来的,狭小、逼仄,粗糙而肮脏的原木条凳和桌子,显得破败不堪。办公室里唯一现代的东西就是角落里的饮水机。通过了解,我得知孩子们的体育课就是在院子里玩。跑步没有场地,有一个塑料篮球,也无篮球架,孩子们一踢就打破玻璃,所以没有一间教室的窗户是好的,一般不让玩。我打算送给他们学校两副羽毛球拍和跳绳,校长说有跳绳,原来跳绳锁在文件柜里。据说有音乐课、美术课,可是看不出有这两门课的痕迹。 
   

图片:老师们.jpg


    得知我们要来,校长把全校的老师都叫来了。听说我们在这里要呆一周的时间,他忙安排老师们来校工作,有位老师告诉我,原本他们是在放假,25日才开学。
 
    校长很为农村的穷困而不好意思。再三说农村比不上城市,太苦了,委屈什么的。我说,怕苦就不来了,我年轻时吃过苦,海平也愿意尝试农村的生活,希望校长不要为难。校长斟酌了许久,把我们送到了邢老师和于老师夫妇俩的家。于老师是赵庄小学唯一一个女老师,她也有50多岁了。他们家的两个儿子都考上大学出去了,老大在合肥工作,老二刚考上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生。老二俊恒正好在家,一个很阳光的小伙子,还带着一个小亲戚昆璞(和海平一般大),帮他提前预习高中课程。于老师家的院子是老房子,但他们家有一个用太阳能的简易洗澡间。我们就住在他家旁边的村公所里。村公所的钥匙就由他们掌管。周围似乎没有其他人家。晚上,邢老师骑车到镇上买了四素一荤,蒸了馍和饺子,煮了绿豆高粱玉米大米粥,我们6人一起吃了晚饭。入夜,满天星斗。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纯粹的夜了。知了震耳欲聋的鸣叫总算静了下来,蛐蛐轻歌夜更深,飞蛾撞玻璃声也停了,想必它们也累了。房顶上偶尔传来什么东西掉下来的声音。该不是流星落下吧?于老师从外边为我们锁上了院门,房门里面却根本没有插销一类东西,我用椅子顶着门,用报纸挡住玻璃。旁边只有于老师家的院子为邻,周围再无人家。四野苞谷青纱帐。你怕吗?

于老师说过了,很安全的。

现在055分,海平早已睡着,我也该休息了。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1楼#
发布于:2009-12-27 15:36
工作日记-第二天2009-8-16 晴 xhuang

清早,秋蝉轰鸣吵醒了我,一看时间,六点还不到。起来打扫卫生洗衣服。
村公所的院子很大,三栋平房U形坐落,西边围墙。院子约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若从高空往下看,这里是一片杨树林。坐在院子里洗衣服,很有点隐士的味道。遗憾的是这院里没有水。还得等于老师开门后才能做个人卫生。先考虑今天要做的事,再看看工作手册。

图片:我们住在这里.jpg



早饭是馍、粥、新摘的玉米和咸鸭蛋,于老师还炒了两个菜。她太客气了,我请求她以后早饭别炒菜。饭后,我们乘老师的摩托车上班。到图书室细细巡视了一遍。图书都编了号,书架也编了号,但是看起来十分凌乱。我和贾校长大致谈了一下我们准备做的工作:所有图书按书单重新编号,贴好背景画,重接电源线,按工作手册重新布置。贾校长和李副校长都不太情愿,他们说,他们是按书箱给书自编号的,配给的不干胶质量太差,一碰就掉了,他们到县上买了好标签纸,一本一本重新写好贴上,也按他们自己的次序登记了,如果我们重新编号,对于他们来说就全乱了。他们希望我们只是检查一下、布置布置环境就可以了。今天他们全体老师给黑板重新刷漆,背景画明天再说。我听后明白了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什么,我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谁不珍惜自己的劳动呢?打破原有的套路建立新的次序的确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海平急了,我按住她的情绪,说,我来想想再说,我们得尊重当地的老师,毕竟,图书的管理者是他们。我对校长说,你们忙你们的,这里我看看,想一个办法既保留你们的编号,也编上杜可名老师给的编号,好不好?贾校长同意了。他们都走了。

我们俩从哪里下手呢?我想,先把系列成套的书清理到一起,至少要把绘本图书和纯文字书分开放置吧?书架上灰尘很厚,有些书一摸一手尘土,至少要把清洁做一做吧?先干起来再说。于是我和海平按书单找成套书。

别看赵庄小学的书不算多,但是要把东一本西一本的书找齐还真是麻烦,看来从零做起比半路出家要简单的多。我先腾空了一个书架,让海平先把文字书和图画书分开,我则擦拭书架。有些书架的底部都长霉变形了。正干着,有五位女孩子来看书,我问她们是否常来看书?她们说是。我又问她们是否愿意帮忙一起清理图书,她们表示愿意。我问过她们的姓名和年级,给她们每人2张书单,请她们每人用一个书篮,按照书单上的次序找到书,放进篮子。把相应学校的自编号写在书单上。她们领了任务就认真干了起来。这几个孩子看起来比她们的实际年龄要显得小得多。最大的是初二的学生,我以为她还是小学生,最小的看起来只有6岁,可是她告诉我,她读3年级了。有了忙碌的小帮手,工作的气氛就好多了。海平和五个孩子在清理图书,我则擦拭门对面墙边刚刚腾空的四个书架。我看到墙根墙角的砂浆墙皮都松散脱落了,地面到离地40-50厘米高的墙面都好像水淹过一样,书架背后的下部都像长了青苔,孩子们把成套书的盒子拿给我看,里面一团团的绿霉。我还真发愁,背景画如何贴上松散脱落的墙面?贴上后要不了多久湿气过重墙面会因不透气而加速毁坏,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贾校长来了,孩子们却交过书单告辞了。校长一看图书室一半书架都空了,就说,哎呀,我不是说了吗,你们不要大动,布置布置就行了,这样很麻烦的,你们走后我们都搞不清楚了。我说,我保证帮你们收拾的清清楚楚,你们很方便,我们也做好该做的事,至于书目清单,我会做一份详细的清单,打印好请军鹏带给你们,或者寄来。请您放宽心。接着,我问他,这地面怎么总是湿漉漉的?这墙面怎么会酥松脱落,下面怎么像水泡过似的?校长说,这栋房子地势低,夏天雨一大,就淹了。我说,今年下过大雨?他说,还没有。我问,下大雨怎么办?他说,把书搬到高处。我问哪里?他说上面地势高的这栋。我说万一夜里下大雨,放在下层的书不就淹了?即使能召集人在雨中搬,书也湿了。能否换在上面这栋的房间?校长说,上面的房间封了窗户、有铁门的房间只有老师办公室,那又太小了。杜可名老师也看过,说房间小了不行。我说,书泡在水里,就毁了,书架泡在水里,也不能用了,这些毁了,图书室也就没了,相比之下,房间小点算什么?校长说,那也放不下啊。我说我先看看吧。我借了尺,量了书架的长宽,再数全部书架书桌,量了办公室面积,满怀信心地对校长说,放心吧,我会安排好,我当过工程师呢!校长还是怀疑,我向他解释如何摆放,怎么安排。我说,对于赵庄小学来说,这批书是最宝贵的了,书的安全最重要。杜可名不知道这里会淹水,所以没有考虑到。为保证赵庄孩子长久有书看,这回我做主,搬吧!校长被我说服了,他说,等黑板都刷好了再搬。我说,我们来的时间有限,这么多事情要做,等一天就少一天,您还是先安排搬家,搬好了我们自己整理,你们再刷黑板好不好?校长终于同意了。我们立刻把书装进书筐、纸箱。我恨不得立刻就腾空老师办公室!但是,老师们都不急,说下午再搬。

图片:1新馆原貌.jpg



中午11点多,校长问我下午休息到3点来行不行?我说吃完饭就来吧,要不,工作时间就太少了。校长说你不午休吗?我说,搬完再午休吧。校长说中午要请我们到老集吃饭,我和海平都说不去。可是我们上摩托车后,七辆摩托,连我们共13个人直奔老集镇而去。带我的庄老师说,校长要他们这样做。盛情难却,我们只好客随主便。到了老集一个饭馆,大家围坐一起,我们正好和每个老师认识一遍。赵庄小学12个老师,今天来了11个。有一位赵老师去南京还没有回来。农村的饭馆简陋且显得很不卫生,海平很不习惯,我告诉她要入乡随俗,既来之则安之。端上来的菜式很一般,但是很实在,份量很足。最不可不吃的当属手撕土鸡了。当然,它没有想象的那么鲜,是否因为当地人不加增鲜的调味品呢?

大口吃菜、大杯喝酒(啤酒)。海平悄悄和我说,我坚决不坐喝酒人的车!她随便吃了一点,就称饱了,就说自己到镇上逛逛。我叮嘱了几句,让她拿着手机好联系。席间老师们频频举杯,校长热情极了。我不好离席,却见邢老师心神不定,出去回来又出去。我抽了个空,和校长告假,暂时离席。到门外,看见邢老师在路口瞅着。我问他看什么?他说担心海平,怕她跑丢了。他去镇上跑了一圈没看见孩子。我说她可能自己回去了。一打电话,果然,她自己在往回走。我请邢老师回座吃饭,邢老师却执意要骑车回去送海平一程。我又感动又抱歉,海平不懂事,让别人担心,我很过意不去。

吃完午饭回到学校,已经2点多钟,邢俊恒和于昆璞也来帮忙图书搬家,但是老师们都不急,还要歇会。我急死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还不动手怎么整啊?我无权发号施令,唯有自己动手。办公室乱七八糟,我进去先把桌上的东西归置到一起,李老师、邢老师立刻过来动手收拾,并且要我休息,其他老师也都行动起来,我们大家一起动手,办公室里的东西很快就搬出去了,其实老师办公室的东西真的不多,计有:一长条简陋的原木椅子、一长条单根原木凳、两个原木凳、两张原木桌、一个巨大的、占了半间房的大方桌、一个破旧不堪的柜子、唯一像样办公用品是一架铁皮文件柜。桌下的破纸箱里全是垃圾。地上厚厚的尘土扫几遍都不干净。校长也和大家一起干活。背景画拿来了,3.7米乘2.6米的确很大,正好可以遮住门右边大半面发黑的墙,不过如果把背景画的宽度加大到4米,高度减小到2.2米就更好了。现在上面顶着天花板,下面还有约50厘米被矮书架挡住了。安置好背景画,再打扫一遍,就开始往里搬书架了。搬出来才看见,书架的背面全长霉了。很难擦干净。如果有时间,晒一下才好。

4个单面柜最先搬进去放在左边,两个高木柜正好挡住窗户,3个矮柜垮了一个,两个先放在背景画下。木桌放在门边的窗户前,两个双面柜一放,好局促!大家都感叹假设这是4个单面柜,都靠墙就宽敞了。调整吧。移一个单柜到右边最里面,两矮柜紧靠。木桌后两双柜并列把房间分成两个区,里面两个塑料矮桌一拼,恰好一个安静的读书区。大家一看,哎,恰恰好!一箱箱书陆续搬进来了,在37度高温下,每个人都汗流浃背,但在一个下午的劳动使大家都有成就感,每个人都是笑脸。我真想请大家吃冷饮消暑,就是不知道哪里买得到。

真累啊,可是我觉得很充实。

我也很为海平骄傲,虽然工作中间我们有过分歧和争执,但是她最终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尽力地工作着。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里,她能自愿地为服务公益,这使我感到欣慰。

回家前,我请住在老集的李老师买一些洋眼,书架上的槽太浅,书立不住,明天需要加拉绳挡住。明天可以开始清理图书了。

累了好睡觉。可是,夜里似乎比白天还热!还不敢开窗,因为窗户没有窗纱,知了、蟋蟀、甲虫趋光,不关紧门窗,它们会飞进来,带去的蚊香只能熏走蚊子,却挡不住虫子,海平被各种闯进屋的小生物吓得尖叫,而我则被这在这漆黑的夜晚发出的惨叫吓得毛骨悚然。硬着头皮去扑捉这些虫子就成为必修课。尽管我也很怕虫。
      

另外:能在这里使用笔记本,还真得感谢邢俊恒,因为我们的笔记本的电源插头和这里的插座不匹配(这里只有三眼全是扁孔的电源插座和接线板),幸亏俊恒的联想笔记本插头适应这里的插座,他就把自己的电源的输入端借给我用了。若俊恒不在家,根本无法用笔记本,因为镇上买不到这种接线板。后来的志愿者一定要记得自己带接线板。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2楼#
发布于:2009-12-27 15:49
工作日记-第三天2009-8-17 上午多云下午暴雨 xhuang

赵庄小学离邢老师家有三里地。当地的老师都是骑摩托车上班。校长安排每天三位老师到校和我们一起工作,并骑摩托车带我们到学校。我不愿意麻烦别人,说还是早点自己走去。

今天吃过早饭后,我和海平就出发了。我不想走公路,就过了河,沿河边往小学方向走。走了不远,一条狗冲我们狂吠,吓得我们腿软,不敢过去,只好往回转。走到桥边,真巧,看见李超达老师的摩托车正经过这里,赶紧大喊。李老师的摩托比较大,一次就带上了我们两人,很快就到了学校。

今天是李超达、赵贺昆和于东超三位老师来听我调遣。我请他们先给书架上部每层两边安上洋眼,再拉上PLP的彩色胶绳(实在不知道胶绳原本是做什么用的)用它拦住书,应该不错。我指定了安洋眼的位置,就和海平一起按书单继续查找清理图书,在书上原来的标签上写上新的编号。我们各干各的工作。20分钟后,我起来检查老师们的工作质量,看见李老师安上的洋眼位置正确,赵老师安的洋眼两边略有高低不一致,而且前后位置比较靠外,没按指定的来。于是,我就要求他们一定要用尺比好位置再上洋眼。再检查,一切都对路了,我也就专心找书写号了。来赵庄的第一天觉得这里的书不多,当我们按书单的次序在杂乱无章的书篮里找书时,就觉得书真是多,在这么多书里要找一本书还真是不容易。我把所有的书立着,书脊朝外,这样,标志明显的成套书就好找了。海平就摒弃按书单找书的办法,先把好找的成套书找出再说。找出来后依次立放在书柜或书桌上,找不到的就先不找,最后总能出来。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老师们上好了洋眼拉好了大部分绳,说该回家吃饭了,中午休息到2点半再来。我看效率不高,心里很着急就不想回去吃饭,李老师说:那怎么行?昨天已经很累了,今天又这么热,一定要回去吃饭。我说:这么多事情,下午又这么晚来,我怕干不完。李老师说,干多少算多少,不要急,干不完你们走后我们接着慢慢干。我说,我们既然来了,就要把事情做好,完成任务回去也安心。要不,你把海平带回去吃饭,我留下。李老师见我很坚决,就说,你们还是回家吃饭,你可以吃了饭自己先来,我把学校的钥匙给你。于是我们就被老师的摩托带回邢老师家吃饭。

午饭后,我要去学校,于老师说,中午太热了,休息一下。我说,没关系,现在的房间里有吊扇。于老师说,昨天这么累,今天起码让孩子休息一下吧。你看,要不这样,你先休息一下,等会让俊恒送你们一下。我一看外面,火热的太阳当头,走去确实受不了。就依了于老师的提议,进屋休息。海平很快就入睡了。我把带来的书单仔细地看了一遍,在记事本上记下大致的分类内容,如:A01认知启蒙、A02-诗歌童谣、A03图画书……,想着下午该这么安排:把书按每个分类堆放在书架下面的一格,这样坐在矮桌前写好贴号比较顺手,海平的字比较端正,就叫她和我写书号,老师们贴书号……。想着想着,眼皮抬不起来了,就倒在床上休息。迷迷糊糊刚睡着,就觉得有人进了院子。起来一看,果然,李老师正在院门口,他说,走吧。这时2点过了。我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赶紧叫海平,却叫不起来。昨天她上午清书下午搬书,晚上写了日记才睡,的确很累。就让她睡吧,醒后再请俊恒送一下,这样俊恒也可以多休息一下,他上午还在打吊针,需要休息。于是,我和李老师他们去学校。

李老师找出不干胶标签,我写。他们把拉绳全部牵好后,就坐在桌前贴。我告诉他们按图书馆贴索书号的办法,把编号贴在书脊的最下边,这样在整理书的时候非常方便。我告诉他们贴的方向和方法。昨天校长说过,不干胶标签不多,希望我们节约使用。所以,我还得用裁纸刀把一个标签切分成两个。刚开始我按书单写号,再把书拿来让三位老师贴号,难度等级标志一半就贴在书脊最下面,一半折过来在封面的左下角。由于海平没有来,我一人又写号又取书他们三人贴,他们等着,感觉工作效率实在太低。我就请老师们分一个人写号。都说自己字难看,推荐李老师写,告诉李老师写号的方法后,工作程序就改为李老师开始写号,我取来已经写好标签书依次堆放,赵老师、于老师贴。我再继续查找书和按分类摆放。我们四人工作形成流水线,老师们也越来越熟练,效率高了很多。我们就可以分心边干边聊,互相了解。城市的教育如何、学校情况怎么样、老师收入多少等等问题是他们感兴趣的,这里孩子如何上学,学校老师如何分工,孩子作业情况如何是我想知道的。大家交流沟通,手也没停,嘴也没闲着。

不知不觉,天竟然暗了下来,而且越来越黑。我们都觉得时间未免也过得太快了。一看时间,快4点多了。外面开始下雨了。雨越来越大,就像天上直接泼下大水,哗哗的雨声大得吓人,校园里面很快就有积水了。我望着密集的雨柱,庆幸昨天的坚持,幸亏搬好了,否则,下雨怎么搬迁啊,拖下去能办成什么事呢?大雨如注,没有停歇的迹象。我问老师们这里发过大水没有?老师们告诉我,2007年像今天这样的大雨下了3天,这里地势低的地方全变成了水乡泽国,庄稼全泡在一片汪洋中,颗粒无收。地势最低的人家都把粮食搬上房顶,人也上了房。地势稍高的家庭则在坐在桌上放的凳子上等水退。很多人家都被水淹了。赵庄小学中间那栋平房也泡在了水里。我问,那么怎么吃饭睡觉?得到的回答是:没办法睡,只能坐在桌上。那年温家宝总理都到这边来了,政府为各家各户送方便面吃,年轻人和中年人就划小船送粮,老年人就坐在家中等水退。那么多久才退水?我问。十天才退。老师答。他们告诉我,李坑小学就是因为水灾得到了政府的资助。原来的小学的条件比这边还差,水灾后重新建的小学是楼房,设施配备得很齐全,一下子就成了很好的学校。可是这边早就说要拆,却一直没有动静。我说,那么李坑是因祸得福了,如此看来,坏事有时候会变成好事呢!我想,政府为什么非得遇灾才管呢? 我心情复杂,一方面担心大雨不停会阻隔我们回家的路使海平不能及时去高中报到,一方面却又希望大雨成灾好使这地方得到重建,免得所谓已经进入现代化小康的社会还有这么破烂的学校。

大暴雨使我们无法回家,6点多都还没有减小,学校的院子里水已经积到我们这栋南房的台阶下,我本想拍下这景象,可是没把相机带来。李老师告诉我,不干胶纸快要写完了,我一看,B类还没有全部写完,就请他明天去买。他说,只有县城才买得到。明天去。雨很小了,有位老者拿了雨衣过来,告诉我们雨小了,赶紧走。这时已经过了7点。暮色四合,地上的泥都被冲酥了,路边笔直的人工河涨满了水,天地之间湿淋淋的。李老师带着我,很小心地减了速。他说,地上很滑,这种时候要特别小心。

晚饭后,我们提了一桶水就回到村公所的院子里。
雨还在不住地下,各种虫子从门缝钻进屋里,甚至连蛙类都进了屋。海平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尖叫,我已经习惯了,不再恐惧。我不开灯,虫类就伏着不动,我打着手电搜寻着,把进来的虫子全都捉拿归案。我把它们包裹在塑料袋里,把窗户开一条缝,扔了出去。我关紧了门窗,开灯,打开笔记本准备写今天的日记,突然,海平又是一声惊叫,原来又有几个虫子从下面的门缝爬进来,飞向灯泡。又一轮人虫大战开始了。我先把桌上铺垫的报纸全部卷起塞在门下,以杜绝虫的来路,海平见我没去捉虫,急得直发脾气。我告诉她,不挡住来源,捉完了虫还会再来!折腾了好久,终于取得了胜利。我精疲力竭,就在屋内简单洗漱后,我们俩便躺下了。

前次裹在塑料袋里扔在窗外的知了却叫个不停,吵得我们无法安眠。想出去处决它们,又怕有新的虫子进来。这一夜真不知道怎么熬过。
                                                   2009-8-23 补记于武汉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3楼#
发布于:2009-12-27 15:54
工作日记-第四天2009-8-18雨转晴 晚上有小阵雨 xhuang

五点多钟就醒了,屋外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屋里一片狼藉,满地虫尸。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

想着还有很多书没有找到,还有四分之三的书没有贴编号,一半的书没有不干胶标签纸可用,还不知道李老师是否能买回来;海平边干活边看书,工作效率也不高;我们在这里的时间屈指可数,转眼就过了几天,满打满算还有三天时间,能干得完吗?心里真是急。

六点多,雨停了,天慢慢放晴。赶紧到于老师家的院子里洗衣服。于老师问,昨天晚上怎么了,海平不停地尖叫?我说,还不是怕虫啊,一个知了飞到她手背上,就吓掉了她的魂。邢老师说知了和蛐蛐不咬人。我说告诉了她,她还是怕。怎么,她叫声雨声都盖不住?于老师说,叫得好吓人,邢老师说要起来看看,我想不会有事,再说你们也不敢去开院门。我说是呀,没事,孩子体验体验。

早饭,于老师竟然做了四个菜。昨天中午吃鸡,今天早上又这么客气,我真是不好意思。于老师说,我们今天中午要去吃酒,不能回来做饭,就让俊恒给你们下面条吃。我说,能不能让我来做饭?于老师就和我交代了油盐酱醋、蔬菜和炒好的肉丝。她还说今天逢集,让俊恒带海平去看看,来了一趟,不能总干活。我想想就同意了。

饭后,邢老师说今天村路泥泞,不能骑摩托车来接,我们得自己走去。

我很高兴自己走。雨后的乡村一派清新,公路右边的河水已经退了一些,白鹅和鸭子三五成群游弋着,两岸绿树葱茏,小桥的倒影映在水面,好旖旎的美景!透过路的左边的杨树林带,一望无际的苞谷地令人无限遐想,青纱帐,青纱帐,当年抗日好战场。对面走来一个手牵着一头大黄牛的老婆婆,后面跟着一头小牛,好逍遥的牧牛图。村子里,狗们在自家院门口蹲守着,它们好像已经认识我了,不再汪汪叫。走着走着,我的脚越来越沉重,凉鞋底沾着厚厚的泥,右脚的大拇趾也被磨破了。这时我看到贾校长在一条纯粹的泥路上跋涉,他的两只脚完全陷在泥中,我和他打招呼,他说,你看,走都不好走,车也推不出来,没办法接你。我说,这不快到学校了吗?

我在台阶上仔细刮掉脚上的泥,又用扫帚刷净鞋底,然后再进图书室打扫卫生。刚扫干净,庄传珍老师、于庆义老师就来了。他们的鞋子几乎裹在泥中,却浑然不觉,一脚就迈了进来。我好想拦住,却不好意思。眼睁睁地看着室内的地面又是一塌糊涂。
于老师和庄老师来帮忙贴书号。昨天写的书号还有很多没有贴。我教他们怎么做,书号贴的位置和方向,怎么操作。可是,我很快就发现,今天贴的书号位置高低不一致,方向也不一致。我只好再次示范,说得更明白一点,同时把贴错的撕掉重来。后来我才明白,老师们眼睛都老花了,年龄大的男老师,还能要求他们手有多巧?

九点多钟,俊恒带着海平来了。我很奇怪他们赶集时间的短促,海平说和武汉的集贸市场差不多,还没有我家附近的那个市场大,一会就逛完了。俊恒说他的输液针打完了,现在就来和我们一起干。我让俊恒按书单找书清书,按分类一摞摞地摆放好。我安排海平把完成贴号的图书上架放置。我写分类位置标签、同时,把要贴号的书拿到老师们的面前。11点半,贾校长告诉我们,他们的一个学生考上了蚌埠医学院,现在要喝喜酒了。喝酒会要很长时间,下午就不来了。我说有俊恒帮忙,你们就放心去喝酒吧。考虑到中午我自己做饭,我们就收工了。

回来看到河对岸不远处拉着大棚,热闹得很。一辆卡车上搭着戏台,高音喇叭把歌声传了几里路远,歌唱得不错,只是没有一点地方色彩,全是哥哥妹妹的流行歌曲,和在中国大陆任何地方听到的没有半点不同。

中午我做了两个菜,茄子烧肉和清炒大白菜。于老师家用电磁炉炒菜。我操作起来才知道城乡同用电磁炉的效果有多么不同。于老师家的炒锅非常薄,很容易焦锅。难怪于老师总是先把菜煮熟,然后再用油扒拉几下就炒好了。我家的炒锅底很厚,炒菜当然是生的菜下锅炒熟。

饭好了,我喊俊恒和海平吃饭。海平很激动地告诉我,杜可名来电话了。我叫他们先吃,我接电话。他们非要等我一起吃,我示意他们先吃,免得苍蝇叮。

杜可名十分牵挂这里的工作状况,她说每天中午都给我们打电话,一直没有联系上。实际情况是,我们的手机放在房间里,吃午饭时到于老师家,隔着一个院子没有听到电话铃响。

杜老师仔细询问这边的具体情况,叮嘱我们要按工作手册上的要求做,要注意细节。她的声音很好听,隔着太平洋从美国传过来,此刻该是密歇根州的深夜。她的热情从万里之外传来,都要把我的手机点燃了。

放下电话,我回到桌前吃饭。两个孩子吃完饭了,菜还剩了一大半,也许他们要留给我吃,也许我做的不好吃。

我吃完饭,我们三人就去学校了。继续上午的工作。有俊恒的加盟,工作效率高多了。书单上的大部分书都找出来了,在原来的书号标签上写上了新的书号,分门别类地堆放在不同地方,等不干胶标签纸买来,就可以边写边贴了。图书馆的美化布置也开始构思了。除了我们从武汉带来的彩色卡纸和各色可以利用的包装袋、包装盒,图书里带的广告也可以利用。下午4点多,老师们来了。大家热烈地谈天说地。我问孩子们怎么不来了,老师说因为闭馆了。

我说其实应该让孩子们来参与啊。

昨天下班前还想着找校长要学校的公章盖在书上,(工作手册中没有说明盖什么章)今天下午海平清理木桌抽屉,竟找出了PLP的图书馆专用章和日期章,她很夸张地说:我找到了PLP的图书章!气死我了,章子就在这里,却没有人告诉我们!

虽然昨晚下了一场暴雨,今天却更加热了,气温升到了37-38度,异常地闷热。

傍晚,乌云滚滚,电闪雷鸣。老师们说,赶紧回家吧,要不然又走不了了。我们立刻撤了。

离开图书室前,海平慌忙找了3本书带回住所看。这几天一有时间,她就把自己埋进了书里。

晚上请邢老师打电话给李老师,问标签纸买回与否。回答是,上午泥路无法骑车,下午喝酒来不及去县里,明天一早就去买。
睡觉前给手机充电,怎么也充不进去,却不小心把手机掉到地上摔坏了。
郁闷!                                                  

2009-8-29补记于武汉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4楼#
发布于:2009-12-27 15:58
工作日记-第五天2009-8-19晴转多云有阵雨xhuang

早上,一只大公鸡被缚在院子里,它将要成为我们的午餐。于老师说今天给我们吃鸡块炖红薯粉丝。

因为李老师买来不干胶才能贴书号,今天值班的老师们在另一间办公室等待。我们先美化图书馆。
工作手册中指导,要利用空间,如用U型条钉在墙上也可以放置图书。我和李老师讲了,但他说你能要多少呢?一两根别人怎么卖给你?我想也是。现在可以利用的墙面也不多,期刊区可以拉彩绳像晾衣服这样挂杂志,东方娃娃的书介封面很好看,也是一种装饰。横着拉绳总是看不平,干脆斜着拉,挂的书还多。嗯,效果不错。海平要设计难度提示,由她去。
门口应该有保持清洁的提示,写给学生,老师看到了也会注意。
房间太小,公告栏又不可少,哪里地方呢?想起螺蛳壳里做道场这句话,办法总会有,就看你想不想。西墙面是背景画,东墙面排着高书架,做公告栏不合适。环顾四周,只有木门是空的,就用它当公告栏吧!包装袋上的米老鼠、纸盒上的猫和老鼠都可以剪下来用。俊恒会剪和贴。米奇手一挥:注意公告啦。不对,何不让它拿着导读小册子?小书放在小插袋上。呵呵,废物利用的好妙。

李老师来了,带回了不干胶纸。那么我们还是先贴书号吧。今天又是几个不同的老师来贴,老花眼、手拙。我和海平对着理好的书上写号,俊恒和老师们一起贴。现写现贴,不必在写好的不干胶中找了,反而快了。

下午,几个小朋友早早就来了,就请她们一起干。我说,你们先把鞋刮刮干净,谁来先帮我扫扫地?赵李飞小朋友很积极,拿着扫帚就干了起来。我看她扫地竟是一丝不苟,好认真。说实在话,我打心眼里喜欢这样的孩子。室内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小朋友们进来了。她们热情高,就让她们贴东西吧。铁门上的提示语贴的方向让我苦笑,但想到要保护孩子的积极性,贴在什么方位又有什么关系?接着,我安排赵李飞专门盖章。赵白雪、赵明雪等小朋友贴号。俊恒对着书单找到了所有的图书,全部写上了新号。还找出一些书单上没有的书。PLP提供给老师们看的书也没有书单,俊恒建议先由我们自己按所给书单的规律编号。我们商量着归类编号。编、写、贴。决定把所有的书都贴上新书号后再根据书的多少来给分类号在书架上定位。

图片:51工作场景090818.jpg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小朋友们走之前,我送给她们一人一个软面抄本,他们挑选各自挑了一本(封面全都不同),就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晚上,在邢老师家聊天、看照片,很晚才回到我们住的院子里。


2009年8月30日补记于武汉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5楼#
发布于:2009-12-27 16:08
工作日记-第六天2009-8-20 多云xhuang

清晨起来,叫海平一起到外面走走。来了这些天,还没有好好看看田园风光呢!海平却说要赶快把书看完,她不想出去。我只好自己拿着相机到田间地头逛逛。

呼吸着带泥土味的空气,随意拍一些乡间景色,留些对这里的念想。

图片:清晨的乡间公路.jpg


公路上,一队骑自行车的孩子。

图片:路边的人工河.jpg


小河、绿树、红桥、流水、鸭子。

图片:黄棉花.jpg


田里的玉米、盛开的棉花。

图片:天生的自由自在.jpg


麦草垛、花生地、自在觅食的鸡。

图片:邢老师的家.jpg


我们住的村公所,邢老师的家。

一晃就8点钟了。
早饭后我们去学校。

俊恒和我把全部的图书各就各位,在书架上放好。分类和说明贴在相应位置。海平做她的室内装饰。李老师和邢老师忙着把散架的板重新组合起来,还原,钉成书架。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

中午,我们又一次接受宴请。贾校长知道我们不喜欢到外面吃饭,就安排了于老师的家宴。贾校长、李老师、庄老师和我们,还有俊恒、邢老师围坐在一起,享用着于老师精心烹调的佳肴。大家边吃边谈,亲切随意。于老师则一直在厨房忙碌着。在这里的日子里,和邢老师于老师一家朝夕相处,感觉就像走亲戚。他们的淳朴热情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谈起教育,虽然是在乡下,老师们也都认为现在的教育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太应试化了。谈到临泉县县委书记被双规,由此牵出一系列官场丑闻,大家感叹不已。在国家级贫困县,居然有如此巨贪,真让人想不通!我说,小学教室里的桌椅是破烂的高矮条凳,村公所会议室里的桌椅利用率不高却是那么好,怎么就不能换一换呢?真该让乡、县政府在赵庄小学的教室里开会!贾校长说,我们学校在这一片还算是好的呢!……

饭后立即去学校。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空间,做插袋、做装饰。我用彩色卡纸写了一些提示语,让俊恒画边框。还让他用广告卡纸做插袋。俊恒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画了各种不同的花边,高高低低地贴好,使图书馆增色不少。我说要把小布偶缝上线段挂起来,李老师就订好了小钉,缝上线把玩具挂好了。我告诉李老师这一排钉子是挂登记本的,转眼一排本子就斜挂在那里了。他们的悟性真令我赞叹。

图片:留念.jpg


图片:小可爱.jpg


4点多钟,一群孩子来了。他们高兴地涌了进来。我趁机告诉他们进门要登记,看书后要在自己的阅读本上登记,有感想可以写成书评,书里的阅读传递卡要记得填……。我还请他们向同学们传达这些,他们说记得了。接着我给他们拍了一些照片。

图片:害羞的孩子.jpg


有位小朋友很内向,不肯来拍照,她羞怯地躲在柱子后面微微地笑着,却很动人,我就偷拍了一张。

图片:53海平李老师工作照090820.jpg


这个时候,俊恒还在装饰,海平则在清理木桌抽屉,把光盘装在一个盒子里。她还把翻出来得毽子沙包球等体育用品放在书篮里,再放在修好的三层架上,交代李老师一定要让孩子们在体育课上玩。海平的口气像个老板似的,李老师也不和她计较,不停地点头称是。

五点多,我们从不同角度拍了一些图书馆的照片,亲手关好电源锁好门,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赵庄小学。

回到住所,匆匆收拾好行装,悄悄留下伙食费。海平为我和邢老师一家合影后,我们就踏上了回程。李老师、庄老师和俊恒把我们送到了老集镇的长途车上。

这时,已是暮色苍茫。

我们在杨桥顺利乘上到阜阳的汽车。
到达阜阳已然是晚上八点多。军鹏为我们送来买好的火车票。
我们在市中心的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店里呆到凌晨一点,然后打的到火车站。
列车晚点。2点17分,我们被见缝插针般硬塞进车厢。
难过的一夜给海平又增加了一种难得的经历。

21日上午7点40分,T179次列车到达武昌站。            

2009年8月31日补记于武汉
xhuang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头顶小伞种的蒲公英
6楼#
发布于:2009-12-27 16:36
因为论坛改版,我有了赵庄图书馆这一栏目的管理权限。

有权就用。
在删除我自己的“我多次贴图未遂”的回复时,竟然误把这里所有的帖子都一起弄到了九霄云外!

懊恼无济于事。只好辛辛苦苦地重贴一遍。

遗憾这已不是原貌了。我自己的可以重贴,海平的也可以重贴。可是到哪里能找回杜可名的回复、邢俊恒的回复呢?

由此可见,有权不能乱用。

在此,向杜可名、邢俊恒道歉!

海平的日记就只好请她另开一贴了。
7楼#
发布于:2009-12-27 22:25
请问问可名或陆嘉看能恢复吗?
SeeSunshine: We Can Do It
8楼#
发布于:2009-12-28 06:42
没事,我前两天也不小心把小汝姐贴的财务登记帖子给删了。。。it happens。只是辛苦你们又重新贴了!

我问下陆嘉。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9楼#
发布于:2010-04-28 21:00
1.向志愿者表示钦佩。辛苦了。
2.其实学校的老师们好像没有让孩子读书的热情,对读书的意义理解的不多。(个人感觉)
Br Edwin00168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