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385回复:15

2011年暑期四川通济镇红山村志愿者简文萍工作日记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08-01 14:58
   我所去到的图书馆情况比较特殊,看了你们就知道。出于这有点特殊的情况,我的工作日记会杂糅一部分“阅读课教学实录”,用紫色字标出。另外写有部分教学实录,如《冬冬,等一下》等。
2011724
   昨晚九点多到彭州市,彭老师等着接我到她家才一起吃的饭。今早出发前我们去批发市场买了一块黑板和一些文具,辗转近两个小时到达通济镇红山村文化中心,我们的书就“借放”在这里。同行的还有彭老师好友徐老师的高一学生小唐。
   今天我有两个任务,与村委商谈图书馆后续运营一事,以及和孩子们彼此熟悉并初步构建一起读书的感觉。
   公交车沿途大都是新房,时不时可以见到“援建”二字。红山村村民居住以小区为单位,村文化中心就在其中一个小区对面,村委等刚搬进来一个多月,一楼正对面右侧就是图书室,我们的八九百本书就在里面。
   我们一进去,迎面而来几声四川童音“老师来啦……哪个是简老师?”我笑问:“你们猜哪个是简老师?”他们当然猜对了,因为彭老师指出来了。想必是沫含老早就告诉他们这两天有个老师要来“放电影”给他们看,所以他们翘首以盼。
   之所以要突出“放电影”,也是因为来之前听沫含说这里学生很不稳定,十三天来,从一开始的十几个到后来流动的七八个以至于到今天我看到的四个一二年级的孩子,令人担心,一般而言,孩子喜欢电影动画,所以想先说这个来吸引到更多孩子。另外,据沫含说孩子们每天的活动是这样的:打篮球,做捉迷藏等游戏,玩累了看看书,听老师读读书,时间是早上八九点之间到中午十一点多以及下午两点到四点多,来去随意。
   我看这几个孩子读书,还多是随便翻一翻。问了四个孩子的名字,叫做王斌、陈欢、王立琳和李志坚。他们看见黑板很新奇,说:“这就是黑板啊?”我心想孩子在学校里应该见过黑板吧,虽奇怪,但当时没问,而是在纸上写下《三个和尚》的歌词,问孩子是否愿意帮我抄在黑板上,他们几个你一句我一句抄的,陈欢还画了个小和尚在上面。孩子们抄好句子回去吃饭了,我和村委沈队长介绍了一下基金会和图书馆,看了一些照片,他说不错,要问村干部意思。
   下午孩子十二点多就来了,我们让他们随意看书或到外面玩球,期间我和陈欢一起读了《米米说不》和《恐龙世纪》,她点着恐龙和旁边的名字一个个认:“这是翼龙,这是三角龙,这是马门溪龙,马门溪龙都死了,只剩下这一个……”两点开始放老动画片《三个和尚》,王立琳看得咯咯笑,王斌笑着笑着看到我笑,又不笑了。放完了我问他们喜欢吗,王立琳和王斌说喜欢小老鼠上灯台吃蜡烛使寺庙着火以及后来三个和尚跑着救火的部分,陈欢说整个都不喜欢,尤其不喜欢和尚们之前坐着不动、到着火了就都动起来的样子,她的脸板得紧紧的,李志坚说喜欢音乐,很有趣。我把动画片拉到着火前后被废置的水桶以及着火时和尚们一同救火、着火后装了井轮提水的画面,点到和尚们从之前的背对背不说话都后面的面对面手拉手。随后陈欢说她喜欢最后他们一起提水的部分,但她的脸还是板着的。随后我教孩子们唱《三个和尚》,陈欢先是说不想唱,之后也跟着了(但她的脸还是板着的),四遍之后他们大体能跟上了,我告诉他们明天来了再唱,就会唱了。
   不能让板着脸的陈欢笑开颜或说出更多话,是一个遗憾。
   这个活动持续了三十多分钟。
   “刚才讲的是山上的和尚的故事,现在老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也跟山有关,是一个老人和一座山的故事。”我边说边打开木偶剧《愚公移山》,有三个孩子不知道这个故事,七分钟的偶剧放到一半,村委书记回来了,我等着偶剧结束,把《寓言》一书中的《愚公移山》放到孩子面前,沫含带着他们一起看,我去向书记他们介绍基金会和图书馆情况。
   半个多小时后,我回到图书室,孩子们都四散玩篮球去了,有说要回家的(就在村文化中心对面),过了一会又跑回来了,手里拿着几根狗尾巴草。
   下午就这样结束了。沫含说她问了孩子,他们说不喜欢《三个和尚》,可能它太老了,他们要求看《喜羊羊和灰太狼》和奥特曼之类的。我查了一下储备的电影,譬如《小孩不笨之一》、《热血教师》、《黑板》等可能都不能引起这几个小孩的兴趣,但《鲁冰花》和《放牛班的春天》可以试试,先用《花婆婆》等相关绘本故事铺垫一些,也许他们会喜欢。
2011-7-24 19:59:14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1楼#
发布于:2011-08-01 15:02
2011725
   今儿一天较紧凑,并且由于是我第一天带着孩子们从早到晚一整天地做活动,所以事无巨细都记下来了,明天的记录从简从要。
   早上一到,已经有村委的人开了门,里边坐着个没见过的小女孩在看书,她说她叫张绿红,腼腆地笑着,她的名字在借阅记录上出现了好几次,今天是来还书的,我心里琢磨着如果能把她也“留下”,咱阅读活动就能热闹些。
   八点了,王斌和王立琳笑嘻嘻地跑进来了,他俩好像老在一起。我请他们先读书,王斌拿了本《山猫怎么办》随意地翻动,翻了几页后,我凑过去,开始对着图和字讲故事,过了会儿,绿红和立琳也凑了过来。二十分钟后,故事讲完了,他们觉得还不错。
   之后是十五分钟的默读时间,两个小男孩时不时弄出点声响,拍篮球跳绳爬窗户。绿红读完了《海的女儿》,在读《灰姑娘》,我看差不多了,给他们读孙幼军的《小猪唏哩呼噜》,一章读完,他们的兴趣也差不多用完了,看来我得另找一本口语化和戏剧性强点的书,给他们读读,看看是故事选得不好,还是我讲得不好。那两个小家伙一边听一边钻来钻去,叫嚷着“要玩捉迷藏”,我“啊”地叫一声,说:“老师知道这里有一本书,和捉迷藏有关的,你们帮我找找好吗?找到了我来给你们讲这个故事?”绿红马上响应,王斌和立琳也凑到书架前。我找到《躲猫猫大王》,变着法儿,结合书里孩子捉迷藏的场景和两个小家伙到处钻爬的状态讲故事,大约二十五分钟,这个故事讲完了,他们也都说故事还不错,会不会是为了让老师高兴才这么说的呢?绿红还在翻这本书,两个小王钻得更厉害了,我看着现场有点“人心涣散”了,问他们要不要做游戏,果然,三个孩子都大喊“玩捉迷藏”,好,“那我们看看今天谁会是躲猫猫大王,像书里的小勇一样。”几轮过后,我们中除了绿红,都成了躲猫猫大王,因为每个人曾有过一次最后一个被找到。接着我给孩子们放了上海美术制片厂八十年代的动画片《捉迷藏》,这故事游戏性强,场景优美,他们看了时不时笑一笑,评论一两声。这就好,没有冷场。那就趁热打铁,给他们再放一个《没头脑和不高兴》,这个故事长点儿,有接近二十分钟,有点趣味,也有较明显的教导意味,大约十分钟后,王斌的眼珠子开始转到窗户那去了,我心里“咯”地一下,担心另两个孩子也转眼珠子,那我只好提早“收场”,唱别的戏了,不过,他们好像还是愿意欣赏下去的,到得结束,我问孩子:“觉得没头脑和不高兴怎么样?”他们“嗯啊”了几声,得,想想别的……这时,立琳说要听《吃掉黑暗的怪兽》,他这么一“点单”,我可高兴了,好,那就讲吧,就算你们要围着窗帘和桌椅钻来钻去,可是在钻的时候,你们还不忘时不时“点评”一下书里的小怪兽、书里光明和黑暗的来去,说小怪兽“很有自信很可爱”、“把黑暗从身体里放出来了”,那不也挺好的吗?故事已经留在他们心里了。何况还有绿红在身边盯着图画看,紧张地猜想怪兽最后怎么样呢,最后她指着缩成一团睡在小男孩怀里的小怪兽笑着说“这里小怪兽躺在他怀里,这里(前一页)怪兽抱着他”时,我心里真乐坏了,孩子的眼睛多可爱,可惜当时没有也顺手抱抱她。
   讲了这么多,其实只到了早上十点半。三个孩子出去玩,我问绿红是否要补看《三个和尚》,她立马跑进来,王斌和立琳虽说不要看,但也跟着进来看了。他们在看到老鼠和尚出来时都嘻嘻地笑,立琳在胖和尚出来时说“他(被太阳晒) 变色了,你看你看”,绿红和立琳讨论胖和尚是否把自己挑回来的水都喝光了,在三个和尚吃干粮没水喝而被噎着打嗝时咯咯地笑,由这些细节结合昨天孩子们看《三个和尚》的情境,我觉得他们还是会喜欢这样的动画片的,虽然他们嘴里嚷嚷着要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和铠甲武士,但是在充分接触、与同龄人共同观看时,也能接受并分享交流《三个和尚》这种节奏较慢、没有对白而经由音乐和人物表情动作来表现故事的动画片。我小时候看过一些老动画片,至今感念于心,因而想要把它们介绍给现在的孩子,想知道他们对老动画片的想法。
   陈欢整个上午都没出现,我心想着她总不会因为不爱那个《三个和尚》才跑了吧……
   之后我给孩子们放了《花婆婆》绘本故事视频,他们看了作者芭芭拉的照片,叹道“有点老了”,是呀,“所以大家叫她花婆婆”。
   接下来四十多分钟,孩子们各画了一张画,我告诉他们下午回来我们一起办一个小报纸,“把你们的画贴上去”,再贴上张纸,上面写上我们讲过的故事。然后我们各自回家了。
   下午两点,图书馆里来了不少孩子,有七个,新来的几个叫做沈龙渺(渺渺)、沈龙、沈小淘,陈欢来了,王斌来了一会就走了,整个下午都没见影儿。中午听寄宿家女孩说上午去赶集碰到了陈欢,我问陈欢:“上午是不是去赶集啦?”她奇怪地问我:“你咋知道的哩?”“哈,因为我有顺风耳和千里眼,所以就看到听到了。”她一脸似信非信的样子。
   从两点到三点,我们在基金会铭牌后贴了白纸,把孩子的画贴上去,写上讲过的故事,并且请孩子在听了觉得喜欢的故事下用彩笔画五角星。随后把彭老师打印的八张写了图书馆规则的纸找出来,孩子们各拿了一张描上颜色,找了个墙面,几个人你拿纸、我拿浆糊、他贴,一会儿就搞定。在做这些时,我的手机里放着《小小蒲公英》、三毛作词的《远方》等歌。
   上午三个小家伙拿出来一些书,说想听老师讲,我把它们放在桌上,挑出了绿红拿的《爷爷一定有办法》(她好像很喜欢这本书,而我对这本书也比较熟悉)。这个故事讲了三十五分钟,一开始只有两三个孩子听,后来七个孩子都围过来了,每个孩子的脸上都是关注,这本书也得到了最多的星星,是五颗。图书馆里大多数绘本很不错,如果老师讲得好,孩子们就会喜欢。过后沫含说觉得气氛很好,可惜没有录下来。我现在想想,也觉遗憾。
   之后孩子们叫着要剪纸,不约而同地都挑了最简单的小花来剪(是因为我做示范的时候挑的是那朵小花吗?),孩子们剪了花儿贴在图书馆规则纸边,在花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我正乐着呢,发现图书馆空了些,怎么回事?少了三个孩子?出去一问,今天新来的三个小家伙没和老师说一声就跑了,明天开始我要强调这一点:离开之前要告诉老师。
   快四点了,我问孩子们想去想去附近的老人院看看,他们答应了,陈欢愁着脸问我:“老师,去那里干嘛啦?又没什么好玩的。”立琳说:“老师,我们去那里捉迷藏。”李志坚问:“老师,可以带篮球去吗?”哎呀,“你们是不是不太想去?”陈欢说:“老师啊,我们明天看看天气凉一点再去嘛。”哎呀,看来你们真的不想去,可是如果按我的计划,讲《走进生命花园》或者放电影《鲁冰花》,似乎都不能抓住孩子想游玩的心,我抓起上午离开前找到的达尔大叔的《女巫》,大声说:“我给你们讲女巫的故事,童话里的女巫,穿着傻里傻气的衣服,骑着傻里傻气的扫帚……真正的女巫不是这样的,真正的女巫,穿着平平常常的衣服,就像平平常常的女人……”绿红和陈欢被吸引到我身边了,立琳和李志坚两个小家伙在旁打篮球(时不时需要被提醒“打篮球的话要出去打”)和跳绳,时不时跑到我身边冒出一两句和故事有关的话或者问题。这么着连读带讲,四十多分钟里,书翻到了第七十八页,孩子们知道了怎么辨认女巫——女巫是秃头所以头发很像是假发、带着手套、有粉红色边沿的大鼻孔、方形的秃脚丫、蓝色的口水……有五个孩子被女巫变了样,会下蛋的鸡、画里的人、可以放雨伞的石像……给我们讲《女巫》这个故事的小男孩碰到过一次女巫侥幸逃脱了,第二次,他碰到了两百个女巫,其中包括女巫大王……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时间到了,五点了(我也担心讲得太久孩子有厌倦感,应该在她们好奇故事进展时中止),“我们明天接着讲?”“好吧,”陈欢点着书说,“这里是第七十九页,明天就从第七十九页讲。”“那明天你们几点过来呀?”“七点?”“那不行,太早了,八点吧?按原来说的,要准时。”《女巫》得到了四颗星。
   离开前沫含和我给孩子们甩了十二分钟(事先说好的)的跳绳,一天结束了。
   《女巫》一书我是三四年前看的,时不时会回去翻一翻,一两年前,在我的弟弟才七八岁时,我给他读过《女巫》第一章,他不愿意接下去听,那以后几天,他都满脸担忧和害怕地问我:“姐姐,有女巫吗?我怕女巫。我也怕鬼,黑乎乎的就有鬼……我晚上经常睡不着。”“你怕了多久了?”“很久咯,从小就怕。”从那时至今,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他再提“女巫”,而我的妹妹,当时大概八九岁,也说怕听女巫故事。我想知道这些孩子听了这个故事会怎么样,今天一试,他们脸上有担忧、害怕、关注、好奇,他们明天很想接着听下去,只要他们愿意听下去,那么到了最后,他们就知道这个故事是一个温馨的、勇敢的、调侃的、有点吓人但又很有意思的故事。而我,也很期待明天的到来。听了这个故事,他们也许会在某一天拿起这本书、以及达尔大叔的别的书、以及别的作者的别的书……
   离家已两天,乡思越来越浓。自七年前头一次离家后,就一次次地等待乡思袭来。
   我知道无论在何处,生活都可以美好。只是,无论在何处,在我心中,乡愁如丝如雾。
2011-7-25 21:16:33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2楼#
发布于:2011-08-01 15:10
2011726
   
   “北风的背后会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可能有树。”陈欢说。
   “还有呢?”
   “草?”
   “嗯,有可能。我听到‘北风的背后’这个说法时,心里想可能北风的背后是天空和云朵。可能有树和草。”
   中午陈欢跑到我借住的女孩家,提了一些零食说给老师吃,我们不敢不吃,也不敢多吃,挑了根小冰棍分着啃了。这小丫头爱吃零食,爱给人“下指令”,说话做事颇有点风风火火,像个小大人,尽管个子小小的。她看到床上一本《北风的背后》,这个故事我也只打开不久,知道得不多,北风的背后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呀,不过今天图书馆外边吹的好像是南风……
   早晨八点我们到了图书馆,想着给孩子讲完《女巫》,渐渐地,王立琳来了,王斌来了,李志坚来了,快九点时陈欢来了,还来了三个没见过的孩子,一个叫张雪梅,一个叫席臻意(音),还有一个叫伍载杨,张绿红怎么没来呢?不能等了,孩子们看不下去书,来,老师给你们讲故事吧,就讲李志坚手里拿的《女巫扫帚排排坐》……
   讲完了这个故事,过了九点半了,张绿红怎么还没来呢,《女巫》她只听了半截,不能等了,来,老师给你们讲《女巫》,这个女巫可不是刚才那个善良可爱的女巫,她也不坐扫帚,她就像平平常常的女人,穿平平常常的衣服……
   “她只是表面上的平平常常,其实她的内心很恶毒。”一年级的小朋友张雪梅一边举手一边一板一眼地说。
   呃,标准答案。看着她聪明的脸,我笑嘻嘻地往下讲……这小家伙一准是老师的好学生。
从小男孩碰到女巫大王和两百个女巫开始,讲到小男孩被抓住吃下女巫大王调制的变鼠药,变成一只小老鼠,孩子们开始叽叽喳喳说别的了,有些人脸上有了意兴阑珊的味道,咱见好就收吧,“虽然变成了小老鼠,但是他还是有办法把世界上的女巫都消灭掉,你们知道他和他的姥姥是怎么做到的嘛?想知道吗?”
   李志坚笑眯眯地轻说:“我们明天再讲。”给我解了围,看着他老实善良的小圆脸,我忽然想到了闰土,真是谢谢你了,志坚。
   接下来怎么办呢,如果放任他们,估计上午就在玩闹中过去了。看他们随意在桌上我挑出的书里翻来找去的样子,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你们一个人挑一本喜欢的书,然后大家投票,得票次数最多的书,老师讲给你们听。”怎么投票呢,大家转过身,等老师把书在桌上排好,一个个闭着眼睛转过来摸书,摸到一本觉得合适的书就算是投了票。来回摸了几轮,结果可算是出炉了,《吃掉黑暗的怪兽》,又是这一本,张雪梅不干了,转身就走,说:“我要出去耍。”陈欢随后跟着,李志坚也不落后。我一声“断喝”:“停——我们之前讲好了,大家一起投票,既然投了票,就要一起听呀。”没办法,出不去,他们只好回来听。听着听着,倒是也围着书里的小怪兽说得很起劲了。
   “球球因为太亮了,睡不着,哭,怪兽听到了,怎么办?”
   雪梅说:“怪兽给球球盖上被子,用两只大手捂在球球眼睛上,就有很多黑暗了,球球就睡着了。”
   陈欢不同意:“不是,是怪兽头上有个洞,黑暗从那里跑出来了。”
   雪梅反对:“就算那样,球球的头还是在外面,还有黑暗。”
   我:“雪梅说的办法很好啊,作者也没有想到,不过呀,后面也许还有有趣的事情可以看看……”
   雪梅举手:“书里的答案并不是唯一的答案,老师说的。”
   呃,这孩子已经学会摸老师的言外之意了,这是好是不好呢?
   如果老师太平庸,那就是不好的。
   我只能希望我给雪梅他们讲故事时的“嘴脸”不是平庸的。
   就这么着投票选故事,又讲了《冬冬,等一下》、《牧羊人和夜莺》,日头快到天正中,我们约好下午三件事:采花、做“魔法亲亲”、讲《爷爷变成了幽灵》(陈欢选的故事)或者陈欢讲《家》的故事,我第一天到图书馆,她就捧着《家》说喜欢这书。
   有只小东西,似乎是只小鼹鼠,他到了上学的年纪,可是她不愿意,妈妈说:“孩子,妈妈送给你一个‘亲亲’,你带着它去上学,就好像妈妈在你身边。”妈妈放了一个吻在小鼹鼠的小手里,小东西天天握着妈妈的吻开开心心去上学。这个“魔法亲亲”是一个手工活动,是一个手握着两个小桃心的样子,沫含出了个主意,把“魔法亲亲”用透明胶带拉的线黏着挂在书架和墙之间,这下一发不可收拾,小家伙们(下午是三个,陈欢,李志坚和席臻意)剪了小花小草一个个往上挂。一个半小时的“手工课”,她们意犹未尽。
   王立琳来了,赶上我们讲故事。这回是孩子讲。李志坚先讲了个《家》,陈欢“移情别恋”,要讲《冬冬,等一下》,讲完了他们还想讲,另两个小听众也说讲得不错,愿意再听,好,那就接下去……陈欢挑了个《我们是一家》,李志坚拿了本《女巫扫帚排排坐》,孩子努力按我说的做——讲故事有两点基本要求,一个是你喜欢这个故事,而且对它很熟悉,一个是要让大家都看得到图和字。他们一字一字地点着读,有认不出来的字时脸都憋红了……
   后面两个故事都没有讲完,但是今天下午听到两个孩子的故事已经是意外的收获。可惜只有四个孩子,如果有二三十个孩子,那该有多好……
   然后我们就去附近的福利院散步了,一路上孩子们“拈花惹草”说明天可以带到图书馆的花瓶里(但愿他们记得),陈欢还找到只蜗牛,带到福利院放在一丛豆叶下。一行人举着花在福利院里绕了几圈,打道回府,绕着乡间小道,经过了高高的玉米和各种各样的菜,大粒大粒的雨点滴滴答答地打下来,可我们不怕,我们已经回到家啦……
   
   北风的背后是什么呢?
 
   深夜了,苏问我在四川的生活是否和期待的一样。
   这里的生活就如预想,甚至更好。但心里的惆怅也如预想,甚至更浓。
2011-7-26 23:13:32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3楼#
发布于:2011-08-01 15:26
2011727
   
   孩子们果然忘记把昨儿采的花带到图书馆来了,花也许被他们抛洒在风中,也许丢弃在门前屋后,甚至可能是在垃圾桶里?
   我小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的,当然那样做的时候我们小孩子的心里是快乐的,那是种随性之乐。
   绿红今天来了,伍载杨、陈欢、王立琳和李志坚也来了,今天我们有五个孩子。幸好他们几个来了,可以把《女巫》的结尾讲给他们听。可是我讲得不算好,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意味,可能是房间里有一股浮躁的气息在升起,我感到不安,想要如愿地完成,于是可能讲得急躁了。讲完了,我把书递给绿红,她的脸没有听《女巫》的开头时的兴奋与不安的表情,而似乎带了点失望,她转过身,把书放回达尔大叔的书们当中。希望我的讲述没有败坏他们的胃口,希望有一天他们会再次拿起这本书,享受到亲自阅读它的乐趣。
   王斌今天没来,听王立琳说是因为把篮球带回家还弄得放气了,所以怕来,篮球倒是回来了。我请王立琳转告王斌老师不会骂他,不知道小家伙会不会记得传达。
   陈欢很想给大家讲故事,但今天没来得及。照昨天的“摸书投票法”挑出了两本书给孩子们讲,《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和《爷爷变成了幽灵》,讲前一个时,王立琳从一开始看见奥菲利亚的脸就笑嘻嘻地叫“猴子的脸,猴子”,讲后一个时,村委有人进来问事情,等我回去,好歹接上了,但他们一边听一边喊着要“捉迷藏”。《爷爷变成了幽灵》,孩子们似懂非懂。他们说爷爷没有死,否则怎么会游来荡去呢。我想我没有把故事讲好。
   外面有人在走来走去,里面孩子们叫嚷着要玩,得,给他们玩垒高游戏吧。
   他们玩了,玩了好几遍,下午来了还玩,告诉我说“玩了你说的那个我们以前没玩过的游戏”。
   趁着还没到正午,又讲了《蚯蚓的日记》,他们都盼着下午去地里找小蚯蚓。
   中午去福利院和那里的志愿者聊了一个半小时,知道了一些震区的公益状况。
   下午倾盆大雨,来了三个孩子,李志坚、伍载杨和王立琳。我忽然想休息,又想起了《鲁冰花》,他们是不是真的会看不下去?于是给他们放,但除了那首歌和几个玩笑处,别的他们都不在乎,嚷嚷着要画画。那就画吧,以电影为背景,电影里也有孩子在画画嘛。
   雨渐渐停了,我们带上纸盒出去找蚯蚓。
   你猜我们找到没?
   哦,是的,我们当然找到了,把三只很小很小的“小蚯蚯”带回了图书馆,我们要养它们几天。李志坚说要画“蚯蚓的地图”。
   明天,他还会记得吗?
   忽然想起他趴在我旁边看着我说“有天安门,就是天上那个门,奥菲利亚就是去了那里”时认真的样子。那句话把我从“猴子”的苦恼中解放出来了。
   
   夜晚,我知道北风的背后是什么了,小钻石知道,他去过。他告诉我们了。
   他不可能说他在那儿过得很开心,因为他的爸爸妈妈没跟他在一起,但是他感到十分安静、镇定、安心和满足,当然哪怕只有感受,也要比只有快乐要好得多。
   小钻石在北风的背后看见了认识的人,一个小女孩。
   “你和她讲话了吗,小钻石?”
   “没有。那儿没有人说话。他们只要看看对方,就知道彼此的心意了。”
   ……
   “那里的人们看上去快乐吗?”
   “是的——非常高兴,只是有一点点的忧伤。”
   “那么他们看上去不快乐吗?”
   “他们看上去正在等待将来更快乐的日子。”
   
   他说出了我的心。离开家乡,不管是到了哪儿,我不能说我过得很开心,而我也总是在等待将来更快乐的日子。
2011-7-27 21:28:57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4楼#
发布于:2011-08-01 15:31
2011728
   今天上午我有三个孩子,下午有九个。  
   大清早,村里的好大音箱放了好大的音乐,音箱就在我们图书室隔壁,唱到了快九点,于是我们能干什么呢?我们上游戏课。
   游戏一:自己的石头。
   每个孩子拿到一个石头,认清它,放回它,从众石头中认出它。请孩子们说出是不是拿回了自己的石头,是怎么认出来的。
   孩子说——
   “我这个像山。”
   “我这个像小汽车,这样放着。”
   “我这个两边是平平的,中间是尖尖的,这边有一点凹进去。”
   游戏二:海浪来了。
   类似抢凳子游戏,但是站在中间的孩子负责说话,当他说“往左摇”,所有坐着的孩子站起来往左边凳子上坐,说“往右摇”时,则往右边凳子坐,说“海浪来了”,则中间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一起抢凳子,没有抢到凳子的孩子站到中间,进行下一轮游戏。
   平时不停地说话的陈欢站到中间了却一直说着“往左摇”和“往右摇”,就是不说“海浪来了”,把大家急得不得了……
   游戏三:文字搜索。
   拿出《走进生命花园》和《彩虹色的花》,请孩子分组,找出书里有多少个“应该”或“彩虹色的花”,互相当别组的裁判,判定别组是否找对了。
   呃,我不知道这个游戏是不是有点傻,如果变换点方式,可能会挺吸引人。
   
   在教孩子们唱《鲁冰花》后,我讲了《苏菲的杰作》,陈欢说,就像《爷爷一定有办法》一样,苏菲也一定有办法织出毯子来的,我真欣喜她提到这个。她在给这本书画星星时说了很多喜欢它的理由。今天新来的男孩王银也要画星星,他说讲不出理由,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陈欢说:“你说喜欢它,说苏菲很自信,都可以啊。”他皱着眉头想……我问:“你喜欢这本书是吗?”他:“喜欢。”嗯,说“喜欢”就够了,请画星星吧。每个孩子的表达方式都不一样,每个孩子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需要旁人更多的耐心。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下午的相处,但我感觉王银是个负责、谦和、有礼貌、爱想办法又有行动力的男孩子。
   陈欢要求再讲一次《冬冬,等一下》,大家也愿意听,她一页页读文字,讲完了,我请她不看文字,给大家描述每一张画面。她描述得多么好啊,比如说——
   “妈妈用杯子接水浇花,冬冬说话,她的水洒了,花盆也碰碎了点。”
   “怪兽把冬冬整个吞下去了,冬冬在怪兽肚子里,还活着。”
   “吃饭的是怪兽,因为怪兽不好好吃。”
   “看漫画的是冬冬,因为冬冬懂得看,怪兽不懂。”
   “上楼的是怪兽,它手里拖着小熊(玩偶),如果是冬冬,就不是拖着,会抱着小熊。”
   ……
   她们要求听《小女巫》和《香草女巫》的故事,想必是这几天听多了“女巫”故事。我给她们读了书后的故事梗概,也许她们在某一天会想起要看这些书。
   下午的孩子年龄跨度比较大,外面比较吵,于是给他们放电影《红气球》、《小孩不笨之一》、《长尾巴的兔子》等,一边等李志坚来,因为昨天答应带他写生。事实证明,《长尾巴的兔子》相对而言最受欢迎。后来我想起《玛丽阿姨回来了》、《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夏洛的网》等童话有电影或动画版,可惜没想到,本应带过来给孩子们看的,一来这些童话改编的故事肯定可以吸引到不同年龄的孩子,二来还可以介绍孩子去看原书。这是一个大遗憾。
   快四点了,李志坚没来。我们去福利院写生了,浩浩荡荡十个人。
   孩子们看到一挂葫芦藤,欢呼着跑上去又看又摸,于是好几个人画起了葫芦。
   福利院的一位志愿者阿姨洗桃子分发,她先走到我们面前,把桃子给我们。孩子们一个个都会说“谢谢阿姨”哦。
   王斌回来了,载杨跑到他家门口告诉他老师不怪他把篮球弄坏。
   李志坚一天都没出现。
   
   让孩子们对图书馆有更多的归属感、对书有更多的热情和分享意识、有更好的行为……这是我来这里短短几天的一点小希望。
   希望渐渐地,会有几个孩子、甚至更多孩子,愿意往图书馆跑,愿意告诉家人:“我去图书馆耍去咯。”
   是的,我希望他们来这里玩,带着宁静而敏锐的心,愿他们活泼而有纪律地玩,而非推推攘攘、你争我抢,愿他们学会不打扰别人,学会分享、倾听和对话。让他们来这里玩,和书一起,和纸笔一起,和美丽的音乐电影一起玩,由此更加懂得智慧、勇气和信心,懂得一切好的词。
   于是又想起了我的家乡,和我家乡的那些孩子们。
   这些孩子们难道不是一样的吗,他们一样地聪明可爱,一样地值得最高的智慧和美好。而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我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做些什么。我现在觉得自己的力量还太小。
   
   房间里一股灭虫药的味道,今夜我得伴着这股味道入眠了……
2011-7-28 22:43:50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5楼#
发布于:2011-08-01 15:32
2011729
    
   一夜大雨,我躺在床上,似梦非梦,今天会来几个孩子呢?请至少来一个吧。这里的“生源”不太安定,不安定。
   嗯,然后我就有了一个孩子,王立琳。我们一起把昨天的写生贴在了“我们的写生画”栏下,一起画了棵“梦想树”(我想着等孩子们多了,上课有用),一起看了《蜡笔小黑》,他说那本书他很喜欢,都看了三遍。这是个和刮画有关的故事,看完后我们一起刮画,画烟花。三个小时一会儿就过了。
   下午一点多,几天没出现的沈龙带来了两个孩子,他们看见写生画说也要画,时候还早,那就画吧,接着龙渺和晶晶也来了,王银也来了。李志坚和陈欢没出现。可惜正当孩子们快要画完,到了故事时间了,福利院的人来了。接下来的时间都花在图书馆安置一事的商谈上。幸运的是,我们的图书馆初步确定借放在福利院,有福利院的志愿者帮忙管理借阅。
   这个福利院,是一批基督教组织的人在震后来此地建成的,和当地政府签订了二十年的土地租借合同,三年来,建成了自己的房子、田地和猪舍,养护了几十位孤寡老人、残疾人和孤儿,目前这里有十二个志愿者家庭在此服务,志愿者带来了十个孩子,都是好小的孩子。福利院是四合院建筑,松紧有致,处于两村交界,时有文娱教育界的联谊活动,有自己的生产活动,主要是绿色蔬菜和养猪。每次到福利院,看到这里人和善的笑脸和宽松的环境,听到他们对我说“留下吃饭吧”,就觉得亲切舒服。
   在回住处的路上,不期然想起了三年前,也是一个夏日,那时晴空朗朗,我走在海边,水清沙白,如世外桃源。在一片椰林树影下,我遇见一个骑车健身的人,小麦色,大眼睛,白牙齿,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问我的主说:‘主啊,今天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呢?’现在我知道主要我做什么了,他要我把这本书送给你。”他递给我一本宗教故事书。
   总会有这样美好的时刻,你感觉到自己受到了祝福。
2011-7-29 21:46:41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6楼#
发布于:2011-08-01 15:33
2011730
   也有那么些时刻,你感觉到沮丧,而且那沮丧还是你意料之中的,对此你又能怎么样呢,只能默默接受。
   尤其是沮丧,当你到一个你寄予厚望的孩子面前,问他为什么没出现,而他心不在焉地回答,在你离开时不在乎地说“再见”。
   即使是沮丧,我也要挺着肩膀走出李志坚的家门。这孩子本来说要画“蚯蚓的地图”,本来说“明天还要来唱《鲁冰花》”,当他挖着土时嘴里喃喃地说着“小蚯蚯,快出来吧”,当他叫着“要抄歌词”时,我心里多么欣喜。但是,那个明天过去了好几个,直到我要走了,他还没出现呢。我去他家时,小家伙正在看碟片,周星驰和吴孟达。
   唉,孩子的心总是在变,如何才能永远地吸引他们的心呢。那种美好的、有趣的东西——我忽然想起了玛丽·波平斯阿姨,我希望我也有她那样的魔力。
   今天我只和孩子们呆了半天,后一个半天我去镇上找做书架的木匠去了。
   前一个半天,我讲了《我的爸爸叫焦尼》,陈欢说爸爸在外打工,所以不能和孩子住在一起,绿红说这个父子很奇怪,怎么孩子老在说“这是我爸爸”,有点矫情。他们似乎不太欣赏我讲的这个故事,我担心自己在讨论中也变得“矫情”,于是草草收场。所以我要反省。是否我读得不够慢而悠长,不够情意贴切?是否除了朗诵故事,还有别的元素应该引入?阅读讨论有一些方法,只是知道,而没有实战,可能是无济于事的。昨天我听说有个台湾的节目,似乎叫《走进图画书》,有个人坐在那儿给观众讲图画书故事,每次讲半个小时,很让人着迷。这样的节目我们志愿者也得多看看,观摩学习。另外,也听说台湾有“故事妈妈”群体,在图画书阅读活动方面经验丰富,可以借鉴。
   后来我讲了《圆圆的肚脐》,孩子们(陈欢、绿红和王银)罗列有或没有肚脐的动物并且计分,孩子们听了后找到《成长与性》和《人体》,我们一起翻看,孩子们还掀起小衣服“秀”自己的小肚脐,并且要求我也“秀”肚脐,我以年纪大了为由推脱了……
   又后来我讲了《我想有颗星星》,陈欢说想要有很多的钱和一个城堡,别的孩子听见了也纷纷想要城堡,绿红另外还要了月亮和星星,各要了一个,王立琳另外要了钻土机,就在城堡下挖地,不过他把钱给忘了,王斌另外要了个火箭和一个蛋糕,那个蛋糕是跟着陈欢要的,陈欢的蛋糕嘛,是跟着《天上掉下大蛋糕》那本书要的。哦,这些小家伙的梦想都是多么触手可及的呀。我呢,我想要永不绝望,永不离去,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像他们一样把我的梦想画出来。
2011-7-30 23:15:34

希望,许给有勇气去尝试的人。
7楼#
发布于:2011-08-02 11:57
“也有那么些时刻,你感觉到沮丧,而且那沮丧还是你意料之中的,对此你又能怎么样呢,只能默默接受”

深有同感。但唯有此时,才是升华。
[url=http://t.sina.com.cn/1496439691][img]http://service.t.sina.com.cn/widget/qmd/1496439691/3ba3a086/1.png[/img][/url]
简文萍
飘飞的小伞种
飘飞的小伞种
8楼#
发布于:2011-08-11 21:35
谢谢可名姐帮我把日记贴出来。我很赞同蓝风的话。
另,今日写了后记,附:
后记:
和孩子在一起,其实不是我们给孩子带来了美好,而是孩子给我们带来了美好。和孩子在一起,可以很浪漫,画“我们的梦想”,唱《鲁冰花》,养小蚯蚓,分享食物和欢笑,好像每个人都是美丽与善良的化身,但如果刻意追求这样的美好,刻意用孩子的画贴满墙壁,然后拍下来给别人看,那是伪美好,是有害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当我们在一起时,我们的心是在真诚地感受彼此的心的。
希望能做到这一点。
2011-8-11 20:25:55


补:之所以有这个后记,是针对社会上某些浮躁的现象而有所抒发,也借此提醒自己,在今后的岁月中千万别变得矫情伪善,做人做事要出自真心。

可名姐有问,故有此补充^_^

次日
简文萍
飘飞的小伞种
飘飞的小伞种
9楼#
发布于:2011-08-29 00:29
      日记写完后,我在旅途中,上网不便,可名姐帮我发布了日记。
 
      今日把些许照片附后,以飨读者^_^
 

图片:20110725-孩子们合作写《三个和尚》 (2).jpg


 

图片:20110726-陈欢给大家讲《我们是一家》,几个孩子用手点着字听着(4).jpg



图片:20110726-孩子们插花.jpg


 

图片:20110726-孩子们在展示栏写下《冬冬,等一下》并画星星(代表自己喜欢这本书).jpg


 

图片:20110727-孩子们听《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4).jpg


 

图片:20110727-孩子们玩垒高游戏(2).jpg


 

图片:20110727-田间寻找小蚯蚓.jpg


 

图片:20110728-孩子们在福利院写生画葫芦.jpg


 

图片:20110729-王立琳和我一起把昨天的写生画“葫芦”贴在墙上.jpg


 

图片:20110731-孩子们画“我的梦想”,有城堡、蛋糕、钻土机等.jpg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